感想动画一九八五

一 感想动画一九八五

从事动画二十多年,一直没有想过是否真的喜欢动画这个问题。也许从一开始就没把动画当作终身职业,但是今天我却成了动画老师,也许这就是生活,一切并不是你自己所能够驾御和控制的——

现在仔细想想才发现,真正喜欢的就是这一行,因为我已经无法离开动画。虽然这种感觉来的晚了些,但是我还是感到非常的庆幸,因为我终于可以面对自己,理直气壮地告诉自己,这是我的事业!说到这些年动画片的发展,我们不得不提加工片与国产片的发展。更不得不提1985年——

那年,我们一批华山美术动画学校第一届毕业的同学在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以每天只睡二、三个小时的工作热情投入到工作当中,因为我们有一个合作的团队,有强烈的工作欲望;因为我们年轻,有向社会冲击的愿望,至今,我经常会在梦里回到那段忙碌而又快乐的时光,我时常会想念那段让人怀念的日子。现在这批同学大都在动画界已挑起大梁,也有的同学去了加拿大、日本等地发展,在国内基本上在上海、深圳、北京等地。每次同学聚会大家都会有一番感叹,都会怀念在华山在上海美影的那段令人难忘的岁月——

1985年,固步自封的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终于开始改革开放,与日本一家动画公司合作,开始了中国第一部加工片的制作。当时制作部门各个检查人员都是由中日两地共同担任,制作要求比现在高了很多。片子在同年11月结束,在结束的第二天我背起行囊踏上南下的火车,离开上海去了深圳,开始了艰苦而又有趣的历程。

1985 年中国动画开始有了第一家外资企业深圳翡翠动画公司 ,也开始了加工片的真正历程。同我一起上车的还有几个一起工作的同事也是同学,他们是到广州,当时上海美影与珠江电影制片厂合作,创办了第一家合作形式的“时代动画公司”。这些同学是以老师的身分由上海美影派驻到广州时代动画公司。在广州,我告别了到站的同学,通过特区关口,怀着年轻的梦想,进入特区,那就是1985年——

当时我们并看不起加工行业的动画片,因为我们有自己的丰厚的民族文化的底蕴,有自己的文化产业,有我们自己的优秀的动画基础——

但是我们已经浪费了很多的时间和机会,在制作手段和理念上我们已经落伍。

1988年4月,美资动画公司深圳太平洋动画公司正式强势成立,在深圳由翡翠动画公司独霸天下的局面被打破了。1988年到1989年,深圳的翡翠动画公司与太平洋动画公司爆发了一场因人员争夺而引发的价格大战,结果是以太平洋动画公司将工资翻了一番而告终。

随着八十年代未南方众多的外资公司的进入,中国的动画市场经受了强烈的冲击。唯一的动画基地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大批主要创作人员出走,美影厂甚至动用一切手段来阻止外资公司在上海设立动画公司。但这一切都无法阻止已经开始的人员大流通。

深圳、珠海、广州等地在经受美资、港资的第一波冲击后,台湾宏广公司的一批高级职员带着客户杀进江浙,在苏州、南京、无锡、杭州等地大打出手。他们的大规模的扩张与争夺使得专业人员南来北往,市场一片混乱——

台湾宏广动画为了惩治叛逃者,将设在珠海的分公司驰胜动画公司迁移苏州,一场台湾人的内战开始了——

当时在苏州的动画公司都进行了快速的扩张,大量的订单,大批的工作人员,上海、苏州、南京、杭州、无锡形成了一个大型的动画集散基地。与之相呼应的是深圳几家大型动画公司在南方也打得不可开交,甚至一夜之间为阻止员工大批的跳槽把工资翻倍——

时过境迁,原先第一家成立的外资公司深圳翡翠动画公司如今已经名存实亡,而原翡翠动画公司的总经理脱离翡翠后成立了深圳彩菱动画公司,十年磨砺发展壮大,并且在新加坡挂牌上市;从美资太平洋动画公司脱离出来的原总经理创办的安利动画公司开始在南京、上海、杭州、苏州等地设立了动画公司。

1993年年底,号称在亚洲实力最强大的太平洋动画公司在内忧外患中轰然倒闭,其技术人员大量涌入其它动画公司。太平洋动画公司的倒闭代表了一个时代的结束,市场也进入另一个相对的平静时期。而台湾的几家动画公司也停止了战斗,因为亚洲金融危机使得市场变得严峻起来,人们不得不小心行事。

这些公司在危机中清醒过来,他们不再在乎国产动画片的低单价,而是看上了国家大力扶植的产业政策,于是加工片与国产片不再对立,而是开始了合作。

二  南方与北方动画文化的区别与思考

在南方因为大批动画公司的存在,也因为大量的工作压力的磨练,动画技术力量相对较强,在动画片制作经验 非常丰富。但是大家整天忙于拼命似的工作之余根本没有时间去考虑其它的创作或艺术构想。而在北方,由于地处文化中心,大家对文化艺术的思考与追求的心态相对要强烈些,但是有实际制作经验的人才为数不多。于是南方的说北方不行,光会说不会画,而北方的则说南方只会画而不会动脑子。

其实随着动画人员的大量流通,南北文化交流的频繁,人们的观念也会发生变化。我们不应该再在这个问题上浪费时间,而是应该考虑一下实际问题,怎么去融合、怎么去协调? 我想这种情况很快就会有所改变的。

  三      我不是老师

我不是老师,以前不是,现在不是,将来也不是!这话说起来挺奇怪的,因为我现在正在做老师。其实我想说的是:我从来没有把自己当成一个老师。我希望自己给同学们的印象是一个可以做朋友的比他们多了一点经验的同行。一个在学校时的朋友;一个毕业以后一样可以交往的朋友——

当我第一天站在讲台上时非常的紧张,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因为我知道这是在中国最厉害的一家美术学院:中央美院。记得我当时说了一句话:“看见台下那么多的人,我感觉非常紧张。”但是同学们给了我掌声,给了我鼓励。我想说:“我真的非常感谢他们,这是一群非常懂事非常有素质的学生,能跟他们共事我非常高兴,谢谢他们的理解,帮我渡过难关。

记得到了美院有人曾经跟我说过:“如果一个人失踪了,他不是死了就是去做老师了。”我当时听了就笑了起来。但是今年春节我因为回家晚了几天,没有赶上同学聚会。很多人问起:“黄汇钟哪儿去了?怎么失踪了?”结果得到的答案是当老师去了。

从一个在一线工作的动画工作者到做动画老师,我跟学生一样经历了一个再学习的过程。想把自己二十多年的工作经验归纳出来讲给学生听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一切都得重新开始。

现在学生看见动画普遍存在畏惧心理,因为画动画太苦了,而且没有一点乐趣。关键就在这里——没有乐趣!

说实话,没有乐趣的事我也不愿去做。但是动画真的没有乐趣吗?其实动画是创作,而且是充满乐趣的一种创作。当然,任何一种创作都会需要付出、需要努力、需要代价,但是如果我们的付出得到了回报,你回头再看时这点付出实在是微不足道的。问题在于我们老师也有责任,我们应该让学生体会到动画创作的快乐,告诉他们:“相信自己,你离成功只有一步之遥。让我们去理解动画、去体会动画,让我们全身心投入创作。当你进入状态,理解动画,理解它的节奏,理解它的韵律以后,你会真正喜欢动画的”

我想我们不应该被学动画时的一些表面现象所吓倒,因为学习相对是比较枯燥的,而跨过这一关,后面的路会平坦很多。去年我教了大二的原画、设计稿、分镜,虽然效果不如我想象的好,但是也看到了不少好的苗子。在教育上我自己也有很多需要改进的地方,重新安排教育进度、完善教案,尽量使学生能够带着愉快轻松的心情去学习。 美院的学生都有很强的专业基础,他们经常会有一些让我大吃一惊的作品在我面前突然出现,不管这些作品是否成熟,但是已经有很强的专业基础在里面,相信后面的学生会有更多的优秀动画人才出现。

现在在外面流传的是一种动画规律无用论,我不知道说这种话的人是什么意思,最起码他是不理解动画规律的含义。其实二维、三维都仅仅是一种创作手段,离开动画规律最多只能成为一个操作人员,无法成为一名创作者。

学生在学习动画时学的是运动规律,而学原画时我们学的不仅仅是规律而是表演,我们是以角色的身份开始表演创作,那里有非常大的空间与余地,是发挥我们创造与思想的理想场所。

学生在创作时有一个普偏存在的问题,他们总是想把作品搞得很有深度,希望能揭露社会深层次的阴暗面,或者是一些富有哲理的故事,但是他们缺乏社会的实践经验、缺乏生活的体验,结果本子一改再改,似乎非要语不惊人死不休。但几次改下来就扔在一边了,因为他已经失去了信心。

其实,为什么我们不能多给自己一点空间?为什么我们就不能先画一些轻松愉快的小品?一些通过几个镜头就能搞定的动漫小品?通过小品的创作我们同样可以找到创作的理念和乐趣,也可以积累创作经验,我想创作并不总是建立在痛苦之上的,让我们把创作和学习都变得轻松愉快些,

也许我们人人都想做一个著名导演,但是我想说:慢点慢点,一切我们都得慢慢来。因为导演是需要创作和积累的,而不是光听或说就能做到的。作为一个动漫人员必须拥有非常全面的素质和修养,靠的是生活和创作的积累,靠的是天赋加努力。也需要一个非常平和的心态,急功近利会让我们走入空想的自我世界,也许最后一事无成。让我们少一点忽悠,让我们的学习创作充满愉快与喜悦——

最后,让我们祝愿美院动画系能够越办越好,希望我们共同努力、相互学习、不断进取——

(原文写于2006-11-13)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