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昌柱:四年把美术这块学好已经很困难

12月24日,由动客卡通中心主办,成都团市委创业办、五洲传播网络中心、川音成都美院动画系协办的动客2010(成都)年会,在位于成都市人民南路三段2号汇日央扩国际广场3楼大会议室隆重举行。

本次年会将围绕“找方向”的主题邀请成都地区动漫产业相关企业负责人汇聚一堂,通过搭建专业交流与互动平台,对成都动漫产业目前面临的问题进行交流,了解成都动漫实际情况,推动全国非一线动漫城市更好找准自己的方向,促进交流,合作,进步。会上川音成都美术学院动画系主任陈昌柱先生发言讲述了自己对中国动漫政策和观念方面的看法,以及动漫教学中的问题和苦恼。

以下为讲话全文(根据现场实录整理,未经本人审稿):

    陈昌柱主任说:动客为我们动漫企业,与动漫企业相关的媒介企业提供这样一个交流平台,感到很高兴。刚刚听团市委部长讲了,政府也有他们的打算。首先,我向在座动漫企业动漫人,向你们致敬。我进入这个行业是96年。四川美院成立动画专业。96年正是盗版动漫书最多的一年。过去10多年,并没有像期望那样发展壮大。动漫企业能坚持到现在,实在是很难很难。这点体会很深。

    从现在数据表来看,09年15万分钟产量,08年13万分钟。今年是20万分钟。估计明年不会超过15万分钟。为什么?是网络和游戏冲击有关。中国动漫目前产量会降低。跟十多年前动漫产量比,简直就是突飞猛进。数量对质量,并没有我们期望的动漫展翅高飞,做大做强。现在很多企业还是在做加工。能做原创的也有。规模就很小。比如动画公司做个原创,20、30分钟这种比较多。去拿个奖啊,能在国际上崭露头角,这些都是可以的,而且对动画企业有一定影响。但真正能把动画做强的,错过了2次机会。

    一次是解放后50年代,和日本动漫同时起步的。第二次机会,改革开放后。我觉得体制和政策对动画束缚太大了。广电总局有个政策,你要成立真正动画公司,得有300万注册资金。这一门槛是相当之高的。搞数字公司你就没办法真正进入动漫行业,在日本在美国就没有这些设置。日本的新海诚,大家都知道。是个独立的动画家。他的动画作品可以再影院放映。在中国绝对不可能。必须经过广电总局审查,没有审查你是过不了的。四川典型例子《格萨尔王》,花了几千万。就是因为没有向广电总局报审,最后做完了报审,根本通不过。几千万大水漂,哪一个企业家亏损得起?对影视这块确实严了点。

    搞影视动画就该像作家一样。我自己对自己负责。我把作品投到出版社,报到电视台播放我的作品,何必去审查他呢?各电视台审查,各出版社审查就完了嘛。何必制造那么多门槛。门槛非常之高,而且一个门槛接一个门槛,你没办法越过。你看中国作家很好办,只要发表作品,就可以是作家,可以加入中国作协。画家画了画,参加展览加入中国美协、四川美协。动画人要加入这些协会就很难。当然,现在容易了。但是你要真正进入这个行业,是很难的。没有比较宽松政策,广电总局审查非常刁难。有时候为了一句话,他让你改,要是不改,就不让你放。没得办法,话语权在它手里。动画人能够将自己想法自由的、表达出来做成动画。至少在目前是不行的。

    做个最简单例子。游戏这几年发展。远远超过了动画,超过传统的三大媒体。它的产值是三大媒体的总和两倍。游戏发展快,是因为初期游戏门槛比较低。2万元就可以注册成科技有限公司,然后做游戏。进入中国后,社会都在讨伐它,家长和学校都在指责游戏,让青年沉迷游戏。结果弄得大家都不愿意管,哪个都不愿意管它。没办法,信产部把它管了。信产部管也是三心二意的,你只要不涉及黄、赌、毒,就可以了。管游戏的名声是不好的。全国上下都声讨游戏,害人之深。游戏背负了很多的罪责,但是游戏发展起来了。就是因为管得宽松。

    我作为动画系主任,从96年到现在。搞教育那么多年了。我们培养出的学生,百分之八十载游戏企业,而没有在动画,每年就百分之十左右学生在动漫企业里。一个巨大反差,从政策层面上,确实有很大作用。我们没有办法去逾越这个砍。这是政策方面的。

    还有个是观念方面。这也很重要,包括我们企业。举个最简单例子:《哪吒闹海》在中国人看来,不涉及多少暴力。对于美国和日本来说,就涉及很深很深暴力。一个小孩可以拿刀自杀,这是典型不珍惜生命。不珍惜生命就是很暴力的。而且还可以抽龙的经。抽经多暴力。做为国人能接受,美国和日本将该片定位成人级,不适合少年儿童看那。成人哪个来看你这个动画。我去美国,别人不知道中国有哪些动画在美国,这是问迪士尼艺术总监。他说,不知道中国有这么一部动画。国内却吹得厉害,问题在这个地方。

    比如《黑猫警长》,现在看起也是充满暴力啊。一点不讲究法制。黑猫警长可以拿枪到处打。不满意的就可以枪杀。这完全不尊重法律。从观念来讲,是很麻烦的事情。我做个东西,拿到美国去,别人就会接受。不可能接受。包括《小兵张嘎》在美国定为成人片,里面全是暴力。儿童应该远离暴力,你还拿枪杀日本鬼子。尽管日本是侵略者,你不应该让儿童去杀啊。更何况不尊重历史。那时候八路和游击队都缺枪少弹,小孩还有枪、子弹,说起很奇怪。做动画还是应该有普世精神。这普世原则能把握得住。我们做的产品,让其他国家人接受。不承认这点,很麻烦。感觉复仇是应该的,复仇通过通风报信是可以的啊,小孩不能拿枪打人啊。观念问题,我们企业在做的时候应考虑。既然已经加入国际大家庭,加入WTO,在设计创作的时候,我们还会考虑这个原则。

    我们动画脚本创作是最大最大的弱项。我们总有这种心态,《阿凡达》出来后,大家看了,好好好。有些人就会说《阿凡达》我们也做得出来嘛,故事情节那么简单。看美国电影确实故事情节简单,它的故事让你编导,你能不能像他一样精彩。那才是真正的牛。人家一出来东西,我们总要贬低人家,而看不到自己的弱项。

    当然就涉及脚本创意。我们动画脚本创作、电影脚本创作不是现在想抓,抓得起来的。必须是从小就开始抓。从小灌输的是,只有什么什么,才能什么什么。从小就把儿童思想禁锢。他无法发挥啊。长大了能不能创意啊?他不能创意。不是一天两天。一个月两个月,一年两年能培养出来的。是整个社会的推动。我们现在脚本要写出好有创意的东西来,有点难。至少不是我们现在这个时代,我们这个时代是写不出很有创意的东西来的。正如《马克思》只能产生在工业先进的德国一样。毛泽东可不可能写出《马克思主义》?当时生产体制是农业社会。怎么可能产生先进生产体制?先进生产思想?那是不可能的。

    现在还有个问题,还是体制方面的问题。比如在我们作家群里,你要加入作协。最容易加入的是写小说的、写电影剧本的、写诗歌的。我要写个动画脚本、写动漫故事。人家就会考虑你够不够参加作协。就是因为这种等级制度非常顽固,作家里面,凡是搞少儿创作的打入另册了。说老实话,中文系学生专门搞中文创作的,心不甘情不愿的在少儿里编。他肯定去写小说,诗歌,电影剧本。他不会来做动画剧本。人才断层。实际上于我们体制有关的。如果不认识到这一点。你要想马上做出世界上很有影响力的动画片,是不可能的。我们动画专业培养不出写作动画剧本人的。不可能。知识结构啊。像美院更多是美术方面的应用,和美术设计方面的,人物、场景设计啊。进入脚本创作,不是现在体制能做出来的。还是应该是编剧中文系,才可能出来。

    有些对我们搞教学的,不是很了解。你们可以培养编导啊,可以培养这样那样。我心里想,他确实不太懂,因为这东西,已经隔行了啊。不是那么简单事情。今年北京电影学院导演系又暂停一年招生。北京电影学院导演系应该说是第一流的嘛。但他们都培养不出导演。我们动画就能培养出编导吗?培养出顶尖编导吗?不可能。不具备这个条件。做为我们教育来说,也有自己的苦衷。把很多不该我们承担的东西,压在我们头上。

    我看到北京电影学院动画学院孙立军院长,讲了一段话,我觉得他不应该这样说,他说他们动画系硕士研究生出来就能担任大型动画电影总指导、总导演。我就想问问在座动画企业老总,你们愿不愿意把你们几百万、几千万压在一个刚出学校的学生身上?不可能。一个动画导演,不在企业工作七八年,哪可能当导演,完全忽悠。这四年,要把美术这块学好,已经很困难。极个别很优秀,大部分只能搞动画设计。游戏对动画人才的要求,远远达不到,动画对动画人才得要求,现在游戏都是三维动画,再加上游戏这几年很火。学生更愿意去游戏企业,待遇比较高。

    中国动漫发展到现在,又错过另一个时机。网络,由于网络这块通道,比如手机网络都是国有企业资源掌握,国有企业资源不容你一般小公司,要么是央企,一般人很难。对于我们做动画,肯定要扩展我们的渠道。影院动画、网络、手机这块。漫画现在在日本的冲击也很大,在日本看漫画的人,越来越少。我很佩服还在搞漫画创作的作者,他们能坚持到现在,很不容易。漫画在中国一直没有得到足够重视,没得到长足发展。而盗版一直伤害我们动画,漫画出版业很厉害。这一块没有有效制约的话,中国动画还会受到很长时间的影响。谢谢大家,先说真么多。

后面补充发言:

    找方向,对我们学校来讲一直在找方向。最早只开了一个动画,后来把动画分成二维动画、三维动画两个方向。再后来又继续开设‘数字插画’,这个数字插画已经开成四川省精品课程。还有个‘网络动画’这四个。最后开了‘次世代游戏’方向,是去年才开的,开了后这个专业是最火的。因为在全国来说,还没有哪个学校开了‘次世代游戏’专业方向。

    一直在找方向,因为我们学生是我们产品,如果我们产品销售不出去,我们有很大的责任。因此这几年,我们接待的来学校招聘的公司,基本上是游戏公司。我记得去年精锐动画来了一次,我们做了很多努力,当时有10多个学生应聘。也就说,能够剩下来要搞动画,基本上他决心要搞动画了。这种人招过去,他是死心塌地在搞动画。百分之八十搞游戏,肯定是看到轻松、待遇又好,留下来搞动画还是比较好的。今天感觉收获比较大。认识了那么多动画公司,动画同仁。

    以前是没有的。以前参加的,可能谭先生不太知道。在成都这边一看“动漫游戏”,那么肯定是游戏企业主打,基本动画公司来都不来。我在成都认识的全是游戏公司。另外,北京上海广州厦门他们那边的游戏公司,每年都要来招聘。招得很早,进入四年级上半年就来了,合同签了学生就去实习。动画公司确实很少。我就希望动画公司到我们系上来招聘,鼓励下真正想学动画的学生,让他们看到希望。没有人来招聘啊,基本不到学校来。找方向,对我们来说,每年都在找。希望各位到我们学校交流。(完)

(陈昌柱先生简介:1948年9月生,1982年1月毕业于四川美术学院绘画系版画专业,后留校任教。在担任装饰艺术教研室主任期间,组织实施的教改项目,获96年四川省高教教学成果二等奖。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曾任中国动画学会理事。96年参与创办四川美术学院动画艺术专业,担任动画专业教研室主任及学术带头人,主持实施动画专业教学体系建设项目,2002年该项目获重庆市高教教学成果二等奖。教学之余,长期从事连环画、插图及卡通绘画创作,在全国十余家出版社及杂志上出版发表,获九三年《中国连环画》十佳优秀绘画奖,九九年获全国第一届图书研究会优秀图书奖。 89年、94年、99年参加全国第七届、第八届、第九届美展。九七年参加中韩漆艺交流展,作品收入《中国现代美术全集》“漆画分卷”和“漆艺分卷”。 2002年到川音成都美术学院任动画系主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