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动客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6165|回复: 1

[编剧杂谈] 《奇迹少年》(原创)【热血少年卡通电影】『连载』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8-4-28 11:51:3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奇迹少年


柔美清新的音乐响起,画面中出现广阔的蓝天,天空中朵朵白云,晴空万里,镜头缓慢切换,从天空中逐渐过渡到地面上,镜头从高空中俯视地面,地面上是广袤无垠的荒漠草原,从空中远远的看上去,整个地面是灰黄的色调,到处都是连绵起伏的丘陵,一副人烟稀少、满目荒芜的景象。(这里是安纳托利亚高原,地貌是典型的火山沉积岩地貌)

镜头对地面全景过了一道后,开始渐渐向地面拉近,逐渐在画面中心远远地出现两个一前一后正在行走的人。

当镜头拉到合适距离时,可以从画面上可以很清楚的看到下面的两个行走的人的背面,这两个人背着旅行背包,戴着鸭舌帽,一副远足旅行者的装扮。从服装和头发上可以看出走在前面的是一个男人,走在稍后面的是一个女人。同时,这两个人身边的景物也更加清楚,到处都是怪石嶙峋的丘陵,将他们包围在其中,前面的路被层层遮挡,有点像是在迷宫中一样。此时画面中暖色调加强,所有的景物在阳光的照射下在热气中晃动,让人感觉到天气很热。

镜头切换,近镜头,刚才背旅行包的男人的脸出现,他戴着墨镜,下巴留了一点胡子,30岁左右的模样。他看起来很热,脸上有些汗珠,此时正一边走一边从背包里面拿出一个军用水壶,拧开水壶盖子后,他把水壶递给了后面的女人,说:“梦如,喝水。”

“你喝,我不渴。”后面叫梦如的女人说,她也戴着棕色的墨镜,看起来要比男人年青一些,二十多岁的样子,她用随身的一块小毛巾擦了一下脸上的汗水,随后拿出一个手掌大小的卫星定位的显示器看了一下他们的具体位置后说:“白石,现在我们已经到了卡帕德提亚附近,我觉得那个类似于闪米特时代的古文明遗址如果存在的话,应该就在附近不远了。”

“和我想的一样,”白石喝了一口水,然后把水壶盖子拧关上,把水壶放进旅行背包旁边的袋子里面。并拿出一个数码相机,一边对周围的景物拍照一边说:“我觉得,在安纳托利亚高原,有比赫梯帝国文明出现得还要早的文明,是完全有可能的。”照相机发出咔嚓咔嚓的声响。

“不过,”张梦如走到正专心拍照的白石的身旁,站着放眼环视周围,若有所思的说:“据我们一路的观察,这里似乎根本没有人类文明存在过的痕迹。”

这时白石停止拍照,把数码相机关上,转过头对着张梦如笑了一下,意味深长的说:“有些东西表面看起来的确是这样的,不过,对于我们考古工作者来说,一切真像全部都埋藏在地底。”

白石的笑容很自信,给人一种信念的力量,张梦如看着他没说话,也被感染了。

两个人站着,看着对方,共同的信念在心中升腾。

镜头开始以白石和张梦如两人为中心旋转,慢速旋转一圈后,逐渐快速拉远,再次回到天空中俯视。地面再次出现安纳托利亚高原的全景。

黑屏,屏幕上用白色的字简单的写着:十八年后……


切换镜头,背景音乐神秘略带诡异,画面先是完全黑色并伴随着微弱的人的心跳声,然后黑色的画面中心出现一个很小的发光物体,隐约模糊的闪着微弱的光芒。随着人的心跳声加强,画面中心的发光物体的距离越来越近,在黑色画面中所占的比例越来越大,并且忽闪忽现,隐隐约约可以看见一个类似于天使的女性雕像影像,似乎有翅膀,但是仍然比较模糊,完全看不清,只是依稀感觉得到是一个天使的身影。画面中物体表面的光芒开始加强,清晰度也在逐渐增加,心跳的声音此时已经很大声了,但依旧在增强,就在似乎马上就可以看到画面中的物体的时候,突然心跳声很猛烈浑厚的响了一下,画面正中的物体迅速发出强烈的光芒,整个画面中的黑色消失,屏幕出现很短暂的全白光强光画面。此刻神秘的背景音乐渐弱停止,在强光画面出现出现的同时响起一种类似于穿越的过渡声音。

切换镜头,背景音乐变换为悲壮宏大的阿拉伯民族古代特色的音乐,画面中出现一张张反映两河流域的文明的繁荣和战争的大场面图片,由慢镜头将一张张图片扫描,配合音乐,图片中须暗示出两河流域的古文明中某个王国的发展、繁荣、以及被侵占灭亡的过程。最后几张图片须出现这个灭亡的王国的国王的模样,以及这个王国帝都城破后被烈火烧毁的景象。最后一张图片是这个王国被完全烧毁后的残败废墟,这时音乐已经接近尾声。紧接着最后一张图片的画面不变,渐变为类似于古代木雕的图画。然后这张木雕图画在屏幕上开始向屏幕中心缩放变小,屏幕上图画周围没有东西地方为白色并出现一些一排一排的片段文字。木雕图画继续缩小,这时观众会渐渐发现这张木雕图画原来是一本书上面的插图。当这张带木雕插图的书页刚好完全显示出来的时候,整个画面趋于明亮干净,同时出现一双拿着这本书的手,刚好把带有木雕插图的书页翻页。


迅速切换镜头,图书馆内,看到一个男孩的背影,男孩正坐在座位上,应该是在看书,并且刚好翻书。

“公元前612年,居住在巴比伦的迦勒底人联合东边的米堤亚人进攻亚述王国。攻入亚述王国首都尼尼微。亚述最后一代国王辛沙立希孔和他的宫殿一并被侵略者烧成灰烬。从此,亚述王国连同它的首都就从地面上消失了。”男孩正在认真的低声读书,镜头从他的身后保持一定距离朝右慢慢移向正面。

镜头从移到男孩的右侧面的时候,读书的男孩的样貌完全可以看得清楚,男孩大概十七八岁的样子,长得很干净清爽,看起来就十分聪慧,脸的轮廓隐约像一个中东人,穿着很随意的休闲装。此时正用左手托着脸,认真的看着面前桌面上的书,一边低声阅读一边作沉思状。

正在男孩准备再次把面前的书翻页的时候,突然响起一声“呜呜”的声音,是从他的裤带里面传出来的。应该是手机来短信了。

男孩拿出手机,镜头切换到手机屏幕,屏幕上写着:新信息。

新信息被打开,上面写着:“白宇,我在图书馆门口,快点出来!”落款是一个名字:王佑龙。

白宇把手机放回口袋,然后站起来把桌上刚才看的书合上,走到旁边的书架边把书放到书架上。

在白宇放书的时候,镜头对他手上的书有一个特写,他手中的书很厚,看起来有点旧,封面的设计很复古,书的名字叫《两河文明的兴衰与更替》。

镜头切换,图书馆外,天气晴朗,白宇刚从图书馆里面走出来,远远地,从他的方向看去,有一个男生(王佑龙)正在图书馆外面等他,那男生身边停着一辆越野型摩托车。看见白宇后,王佑龙朝白宇挥手喊道:“快点,这个地方不准停车。”

白宇走上去,镜头随着他移动,离王佑龙越来越近,很快可以很清楚的看到王佑龙的外貌:他的身材很强壮高大,看起来比白宇大一两岁的样子,短短的头发。他穿着赛车服,手里拿着一个赛车头盔,是一个十分阳光略带野性的大男孩。

白宇快走到王佑龙身边时,王佑龙戴上赛车头盔,一下子跨上越野摩托车,然后发动摩托车,摩托车发出隆隆的声响。

白宇走到摩托车旁边,很自然的从后备箱里面拿出一个赛车头盔,然后跨上车,坐到后座上面。问:“去哪里?”

白宇刚座上车,随着轰的一声,摩托车开动了。王佑龙一开始就把越野摩托车开到了一个很快的速度,风飕飕的在两人的身边吹动,两边的景物在身后迅速后退。背景响起流行带摇滚风格的快节奏音乐。

镜头切换到王佑龙的脸部,通过赛车头盔的挡风镜,从他的一双舒展剑眉的眼镜中可以看出他很高兴,他没有回答白宇的问题,而是说:“我找到工作了。”

“什么工作?”身后是白宇的声音。

“有一个艺术学校聘请我做他们拳击和跆拳道的临时教练,这下我终于找到用武之地了!哈哈。”王佑龙有些得意的说。“以前在建筑工地上简直就是对我的虐待。”

“那我得恭喜你了。”白宇说,从声音可以听出他也替王佑龙感到高兴,他又问了一遍刚才的问题:“我们现在是去哪里?”

“去打架……”王佑龙说,他似乎很兴奋,并且感到很正常。

“什……什么!”白宇完全没想到居然是这个答案。他问:“打什么架?”

“今天我上跆拳道的第一节课时候,”王佑龙说,从声音可以听出他有些愤慨,他说:“学生里面有一个初中的小孩子告诉我,他们学校外面每天都有一些社会青年在附近出没,常常欺负他们学校的学生,还勒索他们的钱用。我想去看看,究竟是一些什么样的混蛋。”

“我真是服了你,”白宇的语气很无奈,他说:“你打架把我叫上干什么,惹出事又是一起受罚。”

“没关系,你在一旁看着就行了。”王佑龙自信的说,“一会儿就收工。”

说完,王佑龙左手捏紧离合器,右脚踩了一下加档同时放离合器,右手加油门。越野赛车再次加速,发出更大的声响。镜头在公路上停止,王佑龙和白宇骑着赛车嗖的一下往前面冲刺,身影迅速缩小最后消失在公路尽头。快节奏背景音乐渐弱停止。



镜头切换,在一个类似于总裁专用的豪华办公室里面,一个穿着像神父模样的中年男人正背对着办公桌站在座位旁边,镜头是从办公室房间的斜上方打下去的,只看得到男人的背侧面和服饰,看不到他的脸。男人的头发是黑色的,略微有些卷曲。在办公桌前面还有另外一个穿着类似军用制服的男生,同样只能看到他的侧面,他的头发是褐红色的,碎发,有点长,从身材等各方面可以看出这个男生年龄不会特别大,大概十六、七岁的样子。

“陛下。”男生说话了,从镜头可以看到他的脸上及上半身,男孩的身材很结实,长得很清秀,脸上有一种未脱稚气的感觉,但是又有一种不符年龄的冷酷。包括他说话的声音也给人一种冰冷的感觉,男孩说话很简短:“你叫我来有什么任务?”

“埃德温,”神父模样的中年男人说话了,话里面几乎不带任何感情色彩,镜头打在他的正背面,他说:“我们的人已经调查到了奇迹之眼的下落,大概位置在中国的上海,但是具体位置还不清楚。我想派你去查探一下。所有的东西都为你准备好了,皮箱在沙发上。你去换一身衣服,现在就可以出发。”

埃德温看了一下旁边的沙发,上面有一个皮箱,他走了过去,发现皮箱上面还有一张比钞票大一些的白纸,那是一张飞机票,埃德温把它拿起来看了一下,上面全是英文。这时镜头对机票上的一个单词打了一个特写:CHINA。


   
镜头切换,某个学校附近的一个比较隐蔽的角落,七、八个二十岁左右、穿着奇装异服的社会青年躺在地上,狼狈的痛苦的扭动着身体,各种管制刀具散落一地,王佑龙站在被打倒的社会青年的中间,在轻松的拍手上的灰尘,白宇靠在离王佑龙不远的地方的围墙上,双手抱在胸前交叉,若有所思的看着王佑龙的“英雄壮举”。

“喂,英雄,可以走了不。”白宇朝王佑龙喊到。

“等一下。”王佑龙答应了一声,他从地上捡起一根铁棍,然后提起铁棍走到一个正趴在地上起不来的社会青年面前。

“你……你要……干什么!”看起来这个社会青年是这一帮人的老大,他的年纪显得要大一些,还有意在下巴留了一点山羊胡。看见王佑龙提着铁棍走到自己的面前,他惊慌失措的说。

“喂!你要干什么!”白宇和山羊胡说了一样的话,他不知道王佑龙要干什么。赶紧站起来,快步走到王佑龙面前阻止他说:“要出人命的!”

王佑龙没有说话,表情看起来很凶,他一手拿着铁棍指向围墙里面的学校校园里面,对山羊胡说:“以后如果再让我知道你欺负这些在读书的小孩……”说到这里,王佑龙没有继续说下去,而是突然大吼一声:“呀!”这时镜头打在王佑龙的脸部,看起来他的手上似乎有动作,并且用了很大的力。

山羊胡吓得直打颤,闭上眼睛不敢看。大叫:“啊!”

“不要!”白宇情急之下喊了一声。

这时屏幕上的画面集中到山羊胡惊恐的脸上,整个镜头变缓慢,背景出现气氛凝重的效果音。

“叮叮当当!”突然气氛凝重的效果音消失,镜头仍然定格在山羊胡的紧闭着双眼的脸上。背景响起铁管之类的东西被人扔在地上后,发出的一阵连续的清脆的干净的声音。让人感觉到突然间轻松了很多。

不一会儿,山羊胡睁开眼睛,发现眼前是一根被折弯的铁棍,同时由他的视线中可以看到王佑龙背对着自己朝越野摩托车走去的下半身的背影,同时听到王佑龙有力的脚步声。

“呼……”白宇叹了一口气,脸上出现了类似于Q版无奈的表情,头上吊了一滴大大的汗珠。看着王佑龙故作潇洒离去的背影,摊开手说:“我真不明白你为什么大叫一声,把我都吓到了,我还以为……呼!”白宇又叹了一口气。
   
这时王佑龙走到了自己的摩托车旁边,弯下身捡起掉落在车旁边的一根木棍,然后站起来往天上随手一扔,木棍旋转着飞向高空中,划出漂亮的抛物线,渐渐飞出他们的视线。他转过头邪邪的笑了一下,对白宇自豪地说:“看见没有,只要有我在的地方,一切大大小小的战争就离世界而远去,和平的曙光就会到来……”一副不知天高地厚的表情。

正在王佑龙臭美不已的时候,突然从校园里面传来一声很大的“哐当”声,是玻璃被打碎的声音。

王佑龙停止了对自己的赞美,白宇看着他,两人面面相觑,头上都出现一滴大大的汗珠。

还是白宇先清醒过来,说了一句:“喂,还不跑,你在等什么。”

两人以比较夸张的速度爬上越野摩托车,然后逃离现场。

“喂!慢点,开这么快干什么!等下你又把交警惹来了!”这是白宇的声音。

“话多!交警来了也追不上我!”王佑龙的声音。

“那我打电话给交警试试!”

“你敢的话我就再开快一点!”

“让我下车!”

“你自己跳下去吧!

“你!”

“……”

伴随着摩托车开动的声音和两人争吵斗嘴的声音,越野车逐渐消失在社会青年的视线中后,几个社会青年踉踉跄跄地爬起来,扶起山羊胡。一群极度落魄的人,心有余悸的看着越野车消失的方向。



镜头转换,画面中的城市正在下着淅淅沥沥的小雨,白宇把自己连着外套衣服上的帽子戴在头上,刚好走到一栋比较豪华的小区楼房楼下,镜头贴着楼房壁从高空往下俯视,只见白宇从楼房里面的一个单元入口进入楼房。

然后镜头从楼房外面转到楼房里面的楼梯道,白宇把戴在头上的帽子拉到身后,他的头发上有一些雨水,正在一点一点的往下滴。楼道的光线很昏暗,白宇的脸色不是很好,似乎有心事。他慢慢的走上二楼,很快,走到了自己家门前。站在自己家的防盗门门前,白宇摸出钥匙,不知道为何,插钥匙的时候,他迟疑了一下,并且眉头轻轻地皱了一下。迟疑一会儿后,他把钥匙插进钥匙孔里,轻轻地打开了门,走进屋子里去,然后随手关上了门。

镜头切换到白宇家的屋内,白宇把门关上并换上拖鞋后,走进客厅里面。白宇的家里面的装修整体给人的感觉是比较朴素的,墙上贴着一些中国的字画。最显眼的是客厅有一个分层有格子的架子,上面摆放着各式各样的古董,总体风格偏向于中东及埃及的古董的模样,总体给人一种神秘复古的感觉,可以看得出这间房屋的主人的文化底蕴一定很深厚。

“白宇,回来了。”白宇走到客厅,一个中年女子正坐在沙发上看科学自然类电视节目,看到白宇后,她向白宇说。她大概三十岁接近四十岁的样子,看起来很温柔,头发很自然的扎在身后,穿着很朴素的衣服。如果注意看,可以看出她就是十八年前和白石一起在安纳托利亚高原的张梦如,只是这么多年过去了,她的容貌显得苍老了一些。

“嗯,妈,爸爸还没下班吗?”白宇坐到沙发上,看了一下墙上的钟,已经下午四点半了。他顺手在茶几上拿了一个苹果,拿出小刀开始削苹果皮。这时,屋外远远地传来隆隆的阵阵春雷声,透过客厅的玻璃可以看见屋外正在闪着光。

“呵,”中年女子轻轻地笑了一声,边说边看电视:“你什么时候看见你爸爸按时下班回家的,他说不一定又发现了什么新大陆了吧。”

“哦,妈。”白宇突然停止削手中的苹果皮,抬起头对张梦如说。

张梦如转过头奇怪的看着他,说:“嗯?什么事?”

“也没什么事儿,”白宇嘴上说没什么事情,但是看得出他很严肃。他似乎怕张梦如发现他有点心神不定,又埋头继续削手中的苹果,边削边说:“我今天去图书馆看书,发现一个很巧合的事情。”

屋外的雨似乎开始越下越大,不时传来的“隆隆”声越来越强。

“什么事情?”张梦如问他。她看了一眼窗外,感叹到:“这几天的天气真是不太好啊。”

“我在看到关于两河流域文明的亚述帝国的时候,我发现书上面画出的亚述帝国的图腾纹样草图居然我右臂上的胎记的图样几乎一模一样。”白宇说,他仍旧埋着头削苹果。由于张梦如把电视的声音调成了静音,白宇说话的声音显得异常清楚。

突然,窗外闪过一道青光,并伴随着“轰隆!”的一声,一道闪电似乎在白宇家窗前闪过。白宇家所在的住宿区,刚好是这个地方的雷积区,这样的闪电应该是司空见惯了。

听了白宇的话,张梦如的显出一丝明显的慌张,屋外闪电的光刚好打在她的脸上,但随即她马上就镇定了下来,她说:“是吗,你的运气也真够好的,这么巧合的事情也被你碰到了。”说话的同时,张梦如抬手用遥控器把电视机关上了。

“可是,我都觉得奇怪……”白宇手中的苹果已经削完,他把苹果分层两半,分了一半递给张梦如,说:“来,妈。”张梦如接过苹果后,白宇又接着自言自语地说:“实在是太像了。”他若有所思的咬了一口手中的苹果。

“大概是妈妈生你的时候看了太多的古书的缘故吧,肯定你自己在我肚子里面记下了亚述帝国的图腾纹样,然后把它画在了自己的手上。”张梦如看着冥思苦想的白宇,对他开玩笑说。说完站起来,把手中的电视遥控器放到茶几上面,把半边苹果又放回白宇的手中微笑着说:“拿着,你吃,我要做饭去了。”屋外的雨像是压抑了很久一样,此刻正不留余力的把自己所有的能量宣泄出来,企图把整个城市吞没一样。张梦如走到客厅窗前,若有所思的说:“雨真大啊!”

白宇对张梦如说的话似乎感到有点不好意思,他心想(旁白):可能是自己想得太多了吧。这样想之后,他又使劲咬了几口手里的苹果。咬苹果的声音和屋外的雨声混合在一起,似乎被吞没。

镜头切换,张梦如正在厨房里面,她关着门靠在墙上,脸上是很担心的表情,似乎又有点无能为力的感觉。她靠在墙上,眼神有些发呆。屋外的雨哗啦啦的下着,拍打在厨房的玻璃上。透过张梦如的美丽的眼眸,思绪飞回了许多年以前……

镜头以张梦如的眼镜为中心流动旋转转换……

[ 本帖最后由 羽翔 于 2008-4-28 11:55 AM 编辑 ]
发表于 2010-4-8 22:54:58 | 显示全部楼层
不客气的说一句:好啰嗦!作者勿怪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动客卡通 ( 蜀ICP备05002029号  

GMT+8, 2020-5-27 06:16 PM

Powered by Discuz! X3.2 Licensed

© 2004-2017 动客品牌管理.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