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昊时代|何冉昊:通过解决温饱问题开始

何冉昊 先生 (北京金昊时代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总经理)

编者语:

何冉昊先生从业23年,从南到北的丰富阅历,使他对行业感悟更加深刻。网上昵称——牧云者,记得当年他发了一个《女娲》里的火神水神原画帖子,原画动作及细节难度,让初出茅庐的我看得瞠目结舌。我从上学一直在想这个问题,为啥国内这些高手都像洒落各地的七龙珠,如果聚集齐龙珠,那中国动画不是能直接与欧美日抗衡?不是更简单吗?随着时间,动画行业故事斗转星移,但他们还是在那里发热发光,为自我的证明。

职场闯荡。

何冉昊毕业后画过一阵电视广告,感觉这不是他要的生活。在88年,偶然看到北京晚报一个广告——深圳翡翠动画公司招聘。在原来的单位停薪留职,自己跑去深圳学了半年,当助理动画师,学加动画。正式工作后一个月挣三五百块钱,基本是吃上顿没下顿。

翡翠对员工速写能力,造型能力要求非常严格。这段时间何冉昊对加动画并不喜欢,喜欢画原画。动画的原理他都知道,就是不喜欢。他就每天就站在画得好的原画师边上偷学,上海来的原画师开始烦他,他也继续偷看。在翡翠的日子里,迪士尼、西班牙等很多国外加工片他都做过,实战经验丰富。

94年年中,何冉昊到广州悠悠动画公司做《熊猫京京》,这是中国第一部动画系列片,总导演是王柏荣。这家公司由香港银河影视公司投资,包括和北京电影局合作。《熊猫京京》26集,做到后期的时候,香港银河撤资了,广州公司没法继续运营下去。有一部分人留在了广州,有些去了深圳。何冉昊等一些做熊猫的主要创作人就上北京,把《熊猫京京》继续完成。

何冉昊回想在89年的时候就在策划这片,当时大家都有很高的热情,一行人还去福州写生熊猫。前后创作搞了很长时间,到北京慢慢把这片子给做完了。当时他也年轻,总觉得中国动画还不行,靠这帮人把《熊猫京京》做得特漂亮很牛。“我得是中国最牛B的原画,最好的设计,那时候只想的赚钱。”他说,“慢慢在转变,随着自己能力的增加,经验多了,有机会做导演,也是思想的一个提高。”

片子做完后,94年年底,就在北京成立了北京金熊猫动画有限公司,当时何冉昊在里面算资历最老的了。95年央视买了《熊猫京京》,他认为这结局不错:“如果不从广州来北京,可能这事情真是不行。”期间何冉昊还曾导演美国的《雾都孤儿》,北京电视台的《京娃儿与兔爷》,以及德国电视台的《莉莉、鱼和双腿族》。

1999年年初,金熊猫没有工作,公司出现不太愉快的事情,何冉昊说自己不想掺和便离开了。在北京三元桥丽都饭店,何冉昊跟一个香港投资商准备搞一个片子,对方请他做总导演,叫《宝宝猪体育学院》。策划做104集,由于投资经常不到位,该片断断续续做了五年。

资金不到位的时候,投资商又在香港开了一间学校,培训动画学员。刚好那年非典,他去香港教课,飞机上只有三人,飞到深圳再从罗湖进去,这样往返来来回回的跑。刚开始学生觉得很新鲜,学完马上就可以拿到动画的活。可后期继续培养,有些学生开始觉得清苦太累。何冉昊说:“没有铁屁股坐不下来的。”

04年底,学校教课结束过后,何冉昊一时找不到适合的工作。他去公司画原画都愿意,可圈子里觉得他资历深,一时不知道怎么安排职务。想想自己这么多年都是在工作,每天不停的做片子,一直很敢的状态。做动画已经十多年的他就想,能不能静下心来真正学点东西。应该是无奈吧。当时真的05年06年,尤其这两年,找工作真不好找。后来我去接《三毛》的台本画。

为了提高自己,何冉昊每天在家看片子,从04年底到06年。一年看了三千多部片子,有些片子他反复看,什么片子也都看,包括电视剧。他说:“只要是好看,我就看。好看不一定镜头好看,他讲的故事生动,讲得让你愿意去看,就是它成功的地方。”他就想这些对自己是不是有用。

何冉昊也挺无奈的,05年06年这两年,找工作挺不好找。后来他去接《三毛》的台本画,也接些其他分镜头台本的工作在家做。他是比较早用电脑画台本的人,那时已经用WOCOM在画台本。一年下来,他用手写板画了几十个台本和一部电影台本。

这个行业是靠热爱来的。

06年,何冉昊闭关修炼的时候刚好看到动客论坛。开始谁也不认识,他看论坛每个栏目分得还挺合理,一下就去关注它。先看几天,后来忍不住了,就注册了一个。有时候一天看两次。看有什么新的东西,也看看别人需要什么?还会上网的动画人,何冉昊算年纪比较大了。他是68年的,女儿都上大学了。他有时候上论坛,发一个东西发半天,老犯错误。他说:“有互联网真的挺好,我可以看看别人的东西。毕竟才40多岁,我还有十几年能学得进去,再看看有没有可能再学点东西。”

何冉昊当接触动客时有个想法:后来搞动画的一些人,级别等级看得很重,他觉得真不要去想这些东西。你要是喜欢,你就去画去学好了。至于是不是日式的,是不是美式的欧式的,他觉得都不重要。他认为每个片子都有好的东西,包括不是动画的东西,最后拼的是什么?“拼的不是风格,动画拼到最后拼的是修养。拼的是你的见识,是你对事物的理解,是你讲述故事的方式。”他说,“当然你形成自己的风格,也好。最后你要的是什么东西?不是说我要的是牛B,不是。如果你是想干这个,为了达到这个目的,趁早别干。”

何冉昊这些年走过来,体会到要热爱动画,你就去做,坚持再坚持。“动画这个行业不赚钱,不能给你好的房子,你买不起车,买不起房,你没有闲钱去旅游,那怎么办?”他说,“你可以多看看书,可以花很少的钱去旅游,这个行业是靠热爱来的,不是挣钱的渠道。”

金昊时代起航。

07年,成立北京金昊时代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开始为北京浩昊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投资的《浩昊文字国历险记》制作加工,基本全在这里做,一部分原画师在家里工作。这片一共五部,每部26集。主要讲文字教育,错别字、多音字、象形字,这些字很容易在生活里犯错,已经在央视四套、少儿频道、教育频道播出,收视率不错。这得益于编剧就是浩昊科技董事长冉红女士,同时又是首都师范大学文学院影视文学系主任。

这片全部二维手绘,包括背景、原动画、分镜头。何冉昊强调没有用FLASH,他认为FLASH表现力还有限,暂时还用不上。他希望将来做其它片子合适的话再说,包括3D的使用。

公司目前有十几个人,主要做前期设计,原画,包括最后合成。团队很年轻,平均二十多岁。何冉昊认为自己要能控制主要的制作环节,使整个片子统一。外围合作单位,有近70多个人,他们主要做动画,上色。何冉昊每个环节都得去关注,由于这么一群人操作模式都不太一样,需要时间慢慢磨合。

团队目前一个月能做到40至45分钟左右。在国内团队里不算快的,何冉昊说自己希望做细致些,不想很马虎。公司导演就两人,一个是何冉昊自己,还有一位叫赵发华,和他合作了近20年的南方人。金昊时代在天通苑租房子,因为这边什么都比较便宜,何冉昊努力控制成本,控制得紧紧得,他宁可把成本压下来让员工多拿点。

公司已经在策划后面的项目了,据他本人透露是做260集关于智慧的故事,前期设计已经开始。何冉昊先想把片子做好,只要有一点盈余,还可以继续做。他认为,做动画片毕竟不是纯商业,把动画变成纯商业去做这事,趁早别做,干脆去做生意。08年,何冉昊在国贸开了一家画廊,每天跟人吃饭,跟外国人聊当代艺术。“挣钱,肯定是挣钱。”他说,“但这不是我要做的,人一辈子做不了几件事。”

公司运作近五年来,何冉昊开始感觉一是精力不够用,二是迫切希望团队能力的提高。“看到他们画画就着急,赶快学会赶快学会,团队学会以后能做好一点的东西。”他说,“做好的东西,肯定要大的投资,这东西不要去奢望。你要有这个能力,投资自然会找到你。现在你真给几千万让我弄,这个团队不够。”

随着从业经历丰富,长年潜移默化的观念让何冉昊对加工片也不太感冒,他觉得这种东西你会做得越做越没思想。他说:“没思想,你还去做它干嘛?一点激情没有,最后只剩钱。”

谈到动画本质,何冉昊说:“动画片是给别人带来娱乐,其实做动画片不娱乐。”他认为动画片能够给人带来娱乐的有两个点:第一,创作过程当中你在构思的时候,画造型的时候;第二,片子做完后给别人看。哪怕有很多片,他这个片在放的时候,你能停着站在那五秒钟,他心里很舒服。

对中国动画发展一个大打折扣的事。

03年到现在,何冉昊不时也在自己琢磨独特的动画造型,看造型能不能立得住,他自己画了好多水彩画,想有一天一个好造型能拿来做出一个小片子。他不需要很多钱,自己慢慢想,慢慢做,分镜头自己画一点。何冉昊不做太长远计划。他计划这两年:一个是把手里这《浩昊》做完。一个是自己小片子能做几集出来。他不想把公司做多大,最后片子大家能喜欢,自己就很满足。

在整体得思路里面,跟他合作的几家公司,目标都比较明确——做商业片,带动小的题材慢慢做。何冉昊觉得把自己题材拿出来做成动画片,谁也没那么傻,去做冒险投资他做这事。经常圈子里交流,他说有些人还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有些人就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自己最终的目标是什么?

何冉昊年轻的时候也给自己定过一个目标,他走了几年后发现这目标不对。他说:“在奔目标去的过程当中,慢慢的就会偏离这个轨道。”

何冉昊经常问自己,看国产动画什么时候能成为一种习惯?“大家还是习惯看美式日式大片,然后拿我们投资很低的动画去跟国外的比。“他说,”比下来说,我们中国动画不行。不行原因在哪里?到底在哪里?”他不想继续谈太多,觉得这个话题太大。

“现在上来一茬一茬年轻人,比我们当时看得多,资讯发达,一下就找到发展问题。”他说,“我们那时候不是,我们是通过工作,通过生存,解决温饱问题开始。靠多挣钱,多画画。画到一定量的情况下,能解决温饱了,我再比谁画得好。”

何冉昊认为做动画行业,进来做必须要通过这一关。现在很多年轻人到动画公司还在解决温饱问题,他谈到比如自己公司有人来了后,就需要住,需要吃饭,需要生活,需要买牙膏。“这些问题解决不了,谈不上理想。”他说,“这些东西就是在公司里多干活加班,没有什么时间去考虑我还有什么理想?”何感叹这是对中国动画发展一个大打折扣的事。

大学至少应该有一年半的时间安排实战。

公司刚成立时,一个学生想来工作,何冉昊说:“你来吧,你想做什么?”学生说:“我做导演可以吗?”何冉昊说:“都可以。他们画什么,你也坐那画什么,待两天就行。”第二天下午快下班了,那位学生买了肯德基请大家说:“这两天在这里学到了学校没学过的东西,觉得非常惭愧。”

何冉昊觉得现在师资的问题、学生的心态问题、动画公司心态的问题都要考虑。“动画公司选人才,我需要三个月时间培训他。这半年之后会面临一个什么结果?”他说,“作为企业来讲的心态,公司免费培训你一个月两千块,矛盾怎么解决?也不是学生能力的问题,如果能提前在学校做下会更好。”

有很多家院校找过何冉昊谈校企合作,包括常州几个学校。一个是学生可以很低的费用为他做片子,一个是解决院校师资问题。何冉昊看到如果这么合作,实际算下来什么都做不到,学校师资问题不可能光靠企业去做。

何冉昊说:“你是学校,我是公司。你这一届有100个学生,我摊了50个,我跟你合作。我最后培训出来选10个人,第二年我又10个人。第三年呢?我还跟你合作吗? 这些学生怎么办?你这个学校再去找新的合作伙伴,这就是一个很不好的现象。”

何冉昊觉得动画行业的教育,应该像以前作坊式的东西,它是通过师傅带徒弟,这种方式才能真正学出来。他说:“因为它这里环节很多,动画不是今天教你一个曲线运动,明天教你循环运动,你就都会了,不是。”

“有个画原画跟我一块,他没我画得好。我说没办法教你。为什么?我会做预备动作,你也会。曲线运动,我会的,你也都会。你没有我画得好,是因为什么?”他说,“是我接触的片子太多了,我临摹过无数的片子,我看过无数的表演。我有自己的体会。如果动画系这些学生能通过动客平台跟高手多接触多交流,给他当徒弟,你才能学得出来。一百个学生上课,一个教授在那讲,这绝对是瞎掰。”他建议,大学至少应该有一年半的时间安排实战。

行业未来:最后谁成功了?

何冉昊谈到,如果政府对动画的支持力度够,它对你的关注更多,成立这么多动画基地。所谓赞助也好,资金能给你运作能用在片子里,这事就成了。但他遗憾的说:“有个别的可能可以,有多少动画公司是得不到的,只能做加工来维持生计。”

“你拿出来的台本是5000块一本,我说4000块行不行,还有3000块的,最后到几百块的都有。真的不夸张。”他说,“这个行业就是乱的,缺少一个像发改委做的事,这个价格到底应该是一个什么样的价格。”他最大希望动画这块,主管部门能有几个内行人。

“他至少应该明白什么是三维动画,什么是二维动画,什么是FLASH。”他说,“而不是放一个片子都一样,一个动画基地一年出一万分钟、两万分钟。领导看了,发展得不错。那么,有多少是二维?有多少是FLASH?同样,你这个是一万分钟,我这个也是一万分钟。我这个是高成本难度大的二维,你那个是低成本的二维。”

何冉昊举例说,如果几家公司做同样的,都是做一万一分钟的片。给相对高的价格,吸引他们来,那他花六千到八千的成本做。如果一家公司接到这片子,片子做出来后能不能达到播出的标准?大家认知的一定质量?

再比如做10分钟一集的,何冉昊需要一个月。另一家公司可能花3000到4000的成本,时间可能只是十天。“显而易见,最后谁成功了?3000的成功了,经济的成功。”他说,“但这个东西,他能走多远?做为领头人,你要什么?这是刚才说的找方向。你是要1?还是要2?你片子做完后,能够在央视播了给你多少奖励,央视这个标准是个标准吗?我不知道。这个标准谁来定,是个问题。”

(时间:2011年3月)

1条评论

  1. 何冉昊的外貌20多年来未变只是留了胡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