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动画|张天晓:更要有时尚性 紧跟潮流

张天晓  先生 (现任上海今日动画影视文化有限公司董事长。旅法动画家,法国卡通人动画公司艺术总监,同时担任中国电视艺术家协会卡通委员会常务理事,中国动画学会常务理事,文化部扶持动漫产业发展专家委员会专家委员,上海电影艺术学院动画学院副院长,中国传媒大学动画学院硕士生导师。)

编者语:
去年两赴上海都无缘见到在国外忙碌的张董,在今年一高峰论坛上意外发现他就站在身旁,忙凑上去搭讪才有了这次谈话。记得第一次见他在2003年初教室里,对那次只剩下两个印象:一是中华小子样片,眼前眩亮;二是说到外国人看中国加工原画,对所有动作表演如此柔软而由衷的调侃。5年过去,想了解今日动画是如何从一个加工商的角色一步步走向主创方?如何从国外合拍片中找到自己国家的文化属性?带着对今日动画以及对一位追梦人经历的种种问号,如约来到办公室中,与这传说中非常精明干练的上海男人作了一次真实接触。在之后的采访中,他对动画事业的热爱、执着、自信以及务实的工作作风都使我印象深刻。

‘张天晓,偶然邂逅动画。’22岁就被任命为上海电视台动画制片厂副厂长。

动客:张董,您好!当年您是怎么走上动画这条道路的?

很偶然。我从小搞纯艺术,对纯艺术道路一直向往,因为我从小跟着陈逸飞等老师学习。很偶然的机会,1980年上海美影厂跟职业学校办了一个动画班,都在今天华山职业学校前面。当然想能够进电影厂,对年轻人很有吸引力的。在对动画不了解的情况下进入动画。因为整个班招生匆忙,我们这批人出来后没有得到海人事局的通过。那时体制和现在还不一样,不能分配。我们写了六封上告信,最高告到国务院。后来才通过中央做出决定,当时汪道涵做市长,写在市政报告里面,上海电视台成立一个动画制片厂。1983年元旦这批学生都进入了上海电视台这个系统。也很幸运进入这一系统,因为电视效率比电影来得快得多,我们很多理念都要比美影厂各方面更符合时代的发展。

动客:在电视台动画制片厂的日子对您有什么影响?

因为我整个艺术道路发展比较顺畅,83年进入电视台动画制片厂,85年就被任命为副厂长。那时才22岁,在今天来说几乎不可思议。正是这个位置放在哪里,给你这个锻炼的空间,给你的压力都是不一样的,逼着你往前努力。电视的好处是短平快,不像电影3个月的构思,3个月写本子,3个月拍摄,3个月剪辑,一年拍部记录片。电视不这
么拍,电视得时时刻刻都是新的东西出现,一个新片子马上得出来。他时效性特别强,给我们感觉做任何东西都得非常时尚。当时上海电视台台长对动画比较有眼光,看得重,关注多。刚开始我们这一批人教育是有问题的。当初美影厂把动画做为它独家拥有垄断行业,我们学了两年只能学动画,不能学原画。这就是美影厂比较保守的做法,从这点看得出他这种理念怎么能走上国际。他防着谁啊?他防着家里面。他当初在广东搞时代美影也是只能教动画不能教原画的,派过去的老师觉得特别好,学生特别努力,就把老师调回来。原画只能美影厂独家拥有,所以你们今天很幸福,老师都希望你们多学东西。当初我们原画是偷学的,本事都是靠偷来的。我们到电视台后,美影厂觉得这批人做不了事情,将来会成为包袱。因为我们只会画动画,怎么能搞创作呢?但今天任何一社会,只要给你机会,没有学不会的。我们刚开始为电视做广告片,广告片其实就是小电影,且每一部片子创意都不一样。

“留法求学,今日动画出航。”法国戈布兰学校目前已有三名中国人就读过,张天晓先生是该校中国第一人。

动客:后来是什么让你选择留学法国?

我89年去法国。因为当时中国大形势不是很好,受到加工片的冲击,国产动画进入一个低谷。国产动画几乎没人投资,除了美影厂能拍摄动画片,中央电视台有少量动画片。我们上海电视台大量青年人都跑到深圳去赚钱了。对我一个搞创作的人来说为了钱去生存,
有些太遗憾了。那时其实还是想搞纯艺术,为了纯艺术才去法国,去画油画。考戈布兰(Gobelins),并不知道它是世界上最牛的动画学校。去了后头四个月搞了三次画展。到第六个月,我重新思考,觉得动画还是我生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后又回到那学校。我觉得一个人有的时候会迷茫,到最终你会明白。你确定后你会重新思考,这是不是你要的东西,伴随你生命不可缺的东西。当明白这的时候,你将为它付出一切,不求代价的。

动客:能简单介绍下戈布兰学校状况吗?许多学生都很关注该学校。

法国动画教育有个很好的纯艺术平台,同时它教育也是跟行业来的。行业缺什么,它培养什么。它并不像我们今天这样,全国有四十六万个动漫系学生。全国需要四十六万个学生吗?肯定不需要,连四万六都不需要。这就是莫名其妙脱节现象。戈布兰学校为什么那么有名?因与企业完全挂钩的,而且是跟一流企业挂钩的,你的学生都能在一流企业里实习。除了本校老师外,一流企业的导演、原画都会去学校做客座教授,这样的带动对学生来说完全不一样的。动画系每年只招收二十五名学生。

动客:与国内教育区别在哪里?

国外走精品路线,每年上千的学生考这二十五个名额,能进这二十五个已经非常优秀。有些读了其他动画学校后考个三四年都梦寐想进入戈布兰。当然没有中国多,中国是全世界最多的。在校生超过行业人数,这是很荒唐多少倍的概念。

动客:今日动画它的创建伊始是怎样的?

比较简单了。1998年成立,当时取这名字,今日动画就是新动画的概念。我对传统东西一直有一种颠覆趋向,我觉得必须要超越我们的前辈。动画是一个时尚性的行业,新兴的行业,你必须带给它新的理念。公司刚开始以加工为主,锻炼了人员,同时对公司来说也是资本积累,逐步我们开始搞原创。2000年开始参与第一部片子《马丁的早晨》,其实就是欧洲的丁丁加上中国的三毛,两个之间的结合。很多人以为它非常欧化,其实他跟三毛的造型还是很多共通点,这两形象加了一副哈里波特的眼镜。这么一种东西,为什么这么弄?就是考虑他的一种国际性。同年也在策划《中华小子》,构思时间长一些,2003年样片才做出来。当然比较幸运,它在嘎纳电视节一炮打响。全球七百三十八部片投入交易的时候,我们片子浏览量排行第五。跟我本人一直想搞创作有关系,从加工来讲,对企业队伍的培养是不错的。经营来说,加工赢利也能得到保障。但作为中国动画人来说,做加工你没有自己的思想在里面。对今日动画整个团队,对创作的渴望性非常之大。我觉得做为这个船长,要把大的方向把住,为大家创作这么一个机会。

“我一直对‘越是民族的越是国际的’有不同看法,不是所有东西都又是民族又是国际的,有些民族的东西外国人不了解。”

动客:目前今日动画有外资进注入吗?

全部中资,我自己独资的。我们所有的片子,法国方面比较认可,我们所有的片子都是走国际市场。所以有大量国外资金进来做我们的片子,我们只做项目上的合作。

动客:您如何来定位今日动画这个品牌?

我们走精品路线。一个公司不在片子多少,国外一般大公司他十年下来,也就几部有影响的片子。十部里面有两三部不错片子,应该算幸运。有个门户网站做了个动画形象搜索排行,《马丁的早晨》排第三。让我很惊讶!它到底是放了很多年了,现在主要在放《中华小子》。这样让我更大信心,要拍好片子。好片子还可以继续拍,《马丁的早晨》现在又拍了五十二集,希望明年能和观众见面。

动客:当年怎么开始策划《中华小子》的?

我一直想拍一部中国题材的动画片,我相信这是任何一个中国动画人都有这么一个梦想。但你想拍一部走向全球的动画片,他在选材上就有一定受限制。你必须要考虑中国那么多题材当中,什么题材是具有国际市场的。我一直对“越是民族的越是国际的”有不同看法,不是所有东西都又是民族又是国际的,有些民族的东西外国人不了解。不了解之后,你新鲜的东西,人家作为点心尝一口,就不错了。但你要把它变为全球时尚的东西,那你就要找到时尚一个点。你说拿一个中国的昆剧,这是民族的吧?非常民族的东西。他非常国际?他肯定不国际。所以在那么多题材中找到功夫,我觉得全世界这两字不用翻译的,它的广知度非常之高,功夫在西方社会成为一种时尚。对于我这片子就有一个很好的时尚基础,不需要我到处做广告。包括通过《卧虎藏龙》《英雄》都为我的片子做了很多铺垫。这就是整个中国文化起来后,东方文化被西方所接受,我这片子出来了。

动客:《中华小子》前后历经7年,运作中或创作中遇到过什么难题吗?

因为我们是先卖再做。预售得非常顺利,法国三台,德国国家广播公司,迪士尼,福克斯,包括加拿大各方面都做了非常好的预售。这点跟国内很多公司不一样的。预售中当然对片子档期方面有很多要求,品质上也有要求。我们必须是做符合国际要求的片子,而且具有国际理念的片子。创作中碰到的难题是文化上的,我们有些本子是请法国人写的,他们对中国功夫的不了解。好在导演是我,问题不大,可以调解。

“他可以为更多艺术家做营销,但中国目前没有。而且中国对职业经纪人,职业制片人概念,地位是不够的。”

动客:您作为创作人,同时又是制片人吗?

这是由于中国目前我说的不专业,说现在很少有一个权威的职业的动画制片人。他可以为更多艺术家做营销,但中国目前没有。而且中国对职业经纪人,职业制片人概念,地位是不够的。所以我只能通过我自己先做导演,再做制片人。国外制片人必须是从这行业里出来的人,他有行业里的嗅觉。

动客:您认为好的制片人得有创作背景的人来做吗?

也不完全是,至少是业内滚打很多年的。因为作为一个职业制片人,他需要具备什么?他能发现好的题材,发现好的导演,找到资金,为所有的股东赢利,他是跟所有人合作。目前我们中国都喜欢自己单干,把导演的价值看得太大,把编剧的价值看得太轻。片子做失败了,说是本子没写好。片子做成功了,你编剧没有份。

动客:在拍摄《中华小子》这样一部功夫题材中,对于团队来说什么是最重要的?

想象力。我们刚开始计划拍一个完全中国功夫教学片感觉,这不是我们所要的,所以我们避开很多。因为你走国际路线的动画片,首先中国武术打斗还是比较血腥的。动画片是给儿童看的,本身不能血腥。

动客:这片定位是多少岁之间?

六七岁到十二岁。

动客:在国内审查中遇到过什么问题,能与大家分享吗?

由于我们事先就考虑到这问题,像我们二十六集的片子,见不到一滴血的。我们通过神秘来掩盖我们的暴力。

动客:法国近年也在大力振兴动画产业,它有什么方法?

他们没有明确提出振兴动画产业的做法,他们长期都在振兴这东西。不光动画,对文化东西他都有一个政府资助。文化需要保护,我们喊那么多口号是没有用的。首先动画行业能不能正常发展?一个行业正常的资金链?如果说这是个朝阳产业,这产业当中百分之七八十的企业都能正常的运作,而且大大的赢利,这才是正常的产业。动画片靠什么?是靠动画片本身,而不是靠他衍生产品。衍生产品只有个别优秀的,出色的动画片可以做。如果你整个行业不行,优秀动画百分比也不存在了。中国目前情况我一直说了,电视台收购价跟制作成本价不成比例。这问题如果不解决,中国动画片的春天是很难到来的。像靠蓝猫宏梦才能把衍生产业来开发,是为中国动画做出了贡献。包括今日动画把中国动画销向全球,为中国动画做出了贡献。它到底是少量的,它就是个别的企业,这样的企业不能代表中国动画的全部。

‘为动画正常发展思索’“国外来说,你学校不可以拍片子的。因为有些学校又是免税的,你不公平竞争啊!”

动客:动画片品质没有得到提升是因为电视台收购价低。您认为把价格提高,国内大部分动画机构创作水平就能提高,是这样吗?

太低了,和我们国民经济发展不成比例的。因为我们体制决定,那一定会提高,那是肯定的。现在等于在为衍生产品做动画片,等于动画片是广告片。这概念是错误的,过于商业。动画首先是以文化为主,以内容为主。

动客:谈到体制因素,与法国相比,对国内有什么建议吗?

张:法国是从财政拨款的,国家电视台广告上缴财政。每年财政有多少比例是给影视的,影视里有多少给电视,给电影的。这样里面有多少给动画片。给话剧,给舞台剧,音乐剧都有比例的。它跟财政挂钩的,我们今天没有。

动客:那他们扶持还更直接些!我们还不清晰该扶持哪个,投给谁。

对啊,所以他的扶持都在片子里了。我们现在碰到的最大问题是什么呢?动画片制作机构大多数是民营企业。从国家大的政策来讲,要扶持民营企业,民营企业要超过国企。但任何一个政策下来,把这钱给民营企业大家都觉得有政治风险。所以大量的钱都到哪里去了呢?都到了基地,都到了学校,这是有点荒唐的事情。扶持动画产业,产业靠谁做?产业能靠学校来做吗?只能靠企业来做。学校就是搞教育的,培养人才的地方。都变去搞经营的地方,这就是中国的特色。到最后什么样?就三个字——不专业。搞教学也不专业,企业搞片子也不专业。

动客:像它这样的运营模式,在法国是不是已达到产业细分,每个环节都很专业?

对啊。国外来说,你学校不可以拍片子的。因为有些学校又是免税的,你不公平竞争啊!人家企业要交税的,你不交,你说公平的吗?而且一部影片是要靠商业运作的,商业营销的。你学校到底不是个企业,你没有这样的一个专业团队。如果你有了这个专业团队,你不是学校了,你学校本业不搞了。产学研听上去是对的,根本上是不对的。就是你学校应该和企业合作,学校可以搞些科研方面的东西,实验性的东西,我觉得这是学校应该做的事。然后跟企业合作,企业里一部分利润可以反馈给学校。但毕竟这东西是商品,商品就要根据商业规则去做事情。

动客:对照中国现状,觉得我们还缺什么?制作也好,发行也好。

中国最大问题没有人希望自己成为一个专业人士。他都希望成为全能的人,这需要单项冠军结合起来成为全能冠军。

‘必须面对的挑战’“我们所有都是防邻居,防自己家里的人。中国人最大特点,不够团结。”

动客:有人认为中国动画加工日本动画百分之七十,对中国制作能力似乎毋庸置疑了?

这种说法是错误的。中国动画加工来说,高端加工中国做不了。哪怕进来些迪士尼的东西,都是低端的。目前培养的人做不了高端,动画界留不住高端人士。因为它经济上的周转都有问题,它的市场是有问题的,所以好的人才都往游戏业去。现在变成了动漫游戏行业,不属于你的东西,你把它包揽进来。游戏就是游戏,虽然它跟动画技术有点关系,跟动画是完全独立的两个东西。

动客:目前国外高端加工都在哪些国家?

加工在亚洲,我们抵不过韩国。从时间和能力都超过我们,一流片子都在那里做。引起我们反思,现在面临的是什么样一个危险呢?印度,越南都逐步逐步起来了,个别公司品质超过我们中国大陆。那边人工比我们便宜得多,所以你靠一个低端加工的没有用的,而且我们低端一直没有好的政策。

动客:国内危机意识还不强吗?

不强的。我们所有都是防邻居,防自己家里的人。中国人最大特点,不够团结。在动画界里面这现象非常之严重,看不得我们同行出一点好成绩,都希望对方都灭掉了。哎呀,听到什么公司不行了,都幸灾乐祸。这是我们很多劣根性的东西。

动客:我们在合作方面,哪些更值得向别人学习?

法国首先大的国家政策,对动画支持政策大大高于我们,他就针对片子来。它鼓励你跟任何人合作,但合作时法国人的利益各方面都要得到一定保障。我们合拍片目前没有明确的政策,据说国家在制定。你说过去搞合拍,一定要是中国风格,中国精神。像《中华小子》这片子属于个案,你不可能跟国外合作都是中国的东西,所以比较难一点。政府先也意识到这点,慢慢在调整。从境界来说,也是有必要加强爱国意识。我们现在的青少年对国家文化东西越来越不关注,特别在动画圈里逐步几乎完全被日本美国文化俘虏。关键你封杀是没有用的。作为中国动画人来说,我们怎么拿出能够让青少年喜欢的片子,而且能在国际上在站住脚,这才是我们应该做的事情。

动客:觉得目前动画发行渠道成本高吗?

我们不做发行。我们希望跟专业人士合作,发行专门发行的人来做,我们只做片子。除了中央电视台是自己卖的片子,其他的都交给一家广告公司做的。就是让中间渠道的人,赚他们该赚的钱。我们腾出精力来做自己的片子。

“每个螺丝钉都很重要,你愿不愿意成为这么一个螺丝钉,成为这团队当中的一员,非常重要。”

动客:平时,您的每一天是怎样的?

跟各个方面的朋友聊天,交朋友。我觉得是非常重要的。必须与行业以外的人有更多的交流,有些时候你会发现人家给你的一些启发,会带动你这动画行业。这是新兴行业,对设备和软件的发展我一直比较关心。

动客:是不是在国外时间比在国内久?

没有。现在国内时间更多,因为觉得国内发展机会太好了。这是几百年难遇的一次机遇,我有幸运能在这时代当中,能参与这么一时代的发展。我相信动漫能给这时代带来一种新鲜血液,但这血液要靠传统动画是不行的。一直关心新行业新媒体给这行业带来的冲击,我相信是颠覆性的。

动客:对当下大学动画毕业生有什么想说的?

做为大学毕业生来说,他必须要搞清楚,他要怎样的一份工作,他事业的发展是怎么一个方向。如果是创作型的,你想一部动画片,你说原画也是创作,他的创作相当于一个演员,但他创作还是受到很多限制。他跟片子源头创作不一样,他就是一部机器当中的螺丝钉。每个螺丝钉都很重要,你愿不愿意成为这么一个螺丝钉,成为这团队当中的一员,非常重要。有些人觉得他要成为这团队的领头羊。那我劝他,你别进动画公司,你应该进广告公司。广告公司每一个客户都有一个新的要求,而且时间短,你有不断锻炼的机会。通过这些锻炼,他的思路会越来越宽广。动画在导演大的创作思路下,剧本都写好了,这方面必须要符合一个整体,做出局部的东西。你创造力发达,那你别去动画公司,我也劝他去广告公司。

动客:为什么大学生就业那么难?

四不像。什么都学了一点,什么都有一点,什么都不精。对企业来说,挺难办的事。虽然我们有培训期,但时间短,要求都高一点。我们对美术基础要求特别高,中国动画目前问题就是不大注重美术教育。这一有三维的东西,好象不要美术就可以做三维,这种说法是错误的。

动客:对国内动漫产业还有什么建议吗?

中国动漫整个宏观发展来说,他是一个有前景的东西。但我觉得必须是要拿出一个行业新的模式,新的格式来推动行业发展。根据传统来说,肯定不行。我们现在在不断投资新的软件,开发,管理上的东西。但我们觉得正因为我们做传统的,他的改变受到传统的限制,但必须走。

动客:今日动画近期有什么计划吗?

近期我们有一片子叫《迷你功夫》,是根据《中华小子》一些特点改编的Q版的比较好玩的一部片子。有可玩性,通过游戏和网络大家共同参与。

动客:感谢张董在百忙之中接受我们访问,期待你们下一部优秀作品。

———————————————————————————————————————————————

今日动画简介
早在2006年,业内就广泛讨论“张天晓”模式可以复制吗?向全球预售电视播映权就得到4000万元,让人垂帘三尺.正式播出后,《中华小子》还成为法国电视三台的收视冠军,被欧洲媒体誉为“开创亚洲功夫片的新美学”。先在海外市场播出收回成本后,再选择“海归”回国。中外合拍模式,是否能破解中国动漫产业“赚钱难”?目前位居央视全年播出动画片收视率之首。合拍动画片总是非不断,质疑国产性的不绝于耳。而后又受到广电总局新一轮禁播令的特殊关照,合拍动画片在黄金时段播出得报总局批准。中国动漫正经历一场新机遇,新挑战的快速成长期吗?

在《中华小子》前,由中法合拍的52集动画系列片《马丁的早晨》以获成功。讲述的是7岁男孩马丁的故事,每天早晨醒来后,马丁都有一个新的角色,比如他会变成力大无比的超人,又会变成外星人等,并由此引发出一个个有趣的故事。52个早晨,52个马丁形象,52个神奇故事,将给孩子们留下无限遐想。这部动画系列片由上海今日动画影视制作有限公司与法国卡通人动画公司联合投资、拍摄,历时两年制作完成。并且是中法第一次联合导演的52集动画系列片,也是我国第一部经中法两国广播电影电视总局批准的,由国内民营动画企业与国外动画公司联合拍摄的动画系列片。

《马丁的早晨》制作制片人丹尼·奥利维里曾被法国《电影》杂志评选为法国最具活力的三位制片人之一;编剧克罗德·普罗代具有相当深厚的资历,在法国动画界有着很高的声望。上海今日影视动画也因此片被法国媒体评为亚洲最优秀的三家动画制作公司之一。

26集动画片《中华小子》的英文名为《ShaolinKids》。故事以少林寺为背景,讲述了3名身怀少林绝技的少年斩妖除魔的经历。古代中国,中原地区。一个恐怖的恶魔——黑狐王复活了。一千年前,他被三位少林寺的盖世英雄打败,他的魂魄也因此在一口被咒语封存的青铜钟下囚禁了一千年。不幸的是,随着时间的流逝,咒语渐渐失去了效力,而黑狐王的力量经过千年默默的修炼而越发强大。他最终突破了桎梏,尽情释放出他复仇的怒火和对破坏的渴望。他率领黑狐帮,为非作歹,肆意妄为。使得中原生灵涂炭,百姓从此在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而黑狐王,他的野心并不如此简单:他最终的目的是一统中原,并且称霸天下。
少林寺方丈三藏经祖师指点,寻找这一千年前三位少林盖世英雄的转世。因为,只有这三个英雄的转世重聚首,才可以再次制服黑狐王,还天下太平。

可是,当三藏方丈最终找到这三个英雄的转世之后,却惊讶的发现:他们还只是三个不懂功夫的小孩子……

(时间:2008年6月  来源:动客电子杂志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