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美动画|周宗凱:需要彼此的理解尊重

周宗凱 先生 (现任四川美术学院影视动画学院副院长和视美动画公司副总经理,总导演。1983年毕业于四川美术学院附中,同年考入中央工艺美术学院特艺系工作室,毕业后分配至四川美院任教至今。作品多次入选全国性学术展览和在国外的学术交流展,部分作品获奖并被企业或个人收藏,发表各类作品若干幅并在部分全国发行的杂志拥有个人专栏,深受读者喜爱。出版专著有《图形创意》,《中国中青年画家线措图库——琮凱集》,《走进动物王国》、《周宗凱动物插画艺术》等。)

动客:周老师您好,感谢您接受我们访问,能介绍下您是怎么走上动画道路的?

可能和在中央工艺美院上学时候生活的窘迫有关。当时的大学生唯一能做的事情,获取经济效益的方式就是给杂志画连环画。在画连环画过程当中,接触到了些国外的动漫,当时觉得很有意思。第一个感触就是国外和国内连坏画不同的是,它有电影感觉,所以就去喜欢这个,当时也有用这个表达自己的想法。93年时候,我已经在四川美院当教师了,我也在和出版社搞些动漫读物方面的设计和创作。95年就开辟了个人专栏,当时最大感受就是,真正出发点还是觉得画起太累人。但我是个主持人身份,可以和读者沟通,画的方式虽然会延续连环画,但不那么写实,要轻松一些,有偷懒的嫌疑。当时出乎意料的是,反应比我以前画的很多所谓优秀连环画的社会反应好得多,我每天能收到20多封读者来信。我当时就一直在思考这问题,为什么?画得越差还越受欢迎。后来我终于悟出一道理,人们在当代文化概念引导下,我们从传统说教,引导,什么所谓的人类灵魂的工程师,转换成了一个大众文化消费,最需要轻松的平等的沟通,需要消解深沉,消解经典,让一切变得欢乐起来。到时我的动漫更被喜欢了。
96年我就向四川省申报开设动漫专业,当时部分领导还是支持尝试下,但招生工作已经结束了。我当时也没想到面临一个什么情况呢?每天晚上收到20多封读者来信,但具体怎么赢利?我累得很累,但赚不到钱,我很苦闷,我想组建个工作室的可能性都没有。我想,这种文化形式需要批量生产,需要工业化生产,才能应对整个运作。并还有一点刺激我的是什么呢?当时办这个专栏,确实不谦虚的说很受读者欢迎。但所有的读者给我写信,特别是小孩娃娃,普遍谈到一个问题,他们的父母不允许他们看动漫,他们觉得是不务正业。我就想啊,能不能通过大学招生,让他们真正了解这是一行业,也是一种文化,这是种职业。
所以四川美院96年率先在全国美术学院中,第一家开始招收动画专业。那个班招进来的时候,很多学生不理解,为什么把我调到动画专业?因为招生工作已经结束,领导支持这件事,就把已经招好的学生,调配一个班出来做为动画专业。当时很多同学闹事,觉得动画算什么,狗肉不上桌子的专业(笑)。我们就去动员他,做思想工作。
很惊奇的是,98年我们办了一个展览,当时社会反响相当好,我们整个教务处每天的电话是打暴了的。还有很多广告公司来询问。包括中央电视台做了期我的节目,东方时空,他们觉得很吃惊。我记得一家山东广告公司就提出:我们可能把你们所有作品都代理下来,在全国做巡展。但当时我们一点经验都没有,也不知道该怎么谈,不知道怎么做。后来觉得动画确实可能会在中国走起来。
还有个原因,在96年前,正好我从画连环画开始接触和动漫相关的一些项目。日本奈良中国文化村,就开始不请日本的画家,他请中国的艺术家来做他的动漫形象,并在94年就出现日本的《阿拉蕾》,《七龙珠》。在那种情况下,已经感觉到日本人很会经营这事情,他用中国的画家来帮他打中国的市场,除了他本身产品倾销外,他已经在储备力量来打中国市场。所以更加坚定创建动画专业的信心,创建后的成果,确实也很鼓舞。我们第一届动画班,都是在目前中国动画行业的领军人物,包括川音美院动画系的骨干,深圳环球数码有好几个,许毅,做3D动画《夏》导演,重庆《漫天下》的主编。当时感觉到很有前景,由于这原因,我就越来越投入,把自己所有的心思放到动画这块。

动客:请您介绍下,视美动画创立初始是怎样的吗?

周::虽然96年创建了动画学科,但是我们依然面临一个问题。就是动画的教育和美院其他学科完全不一样,它很难用传统教学方式去解决这个问题。因为一个老师要面对的作品,既要涉及编剧问题,分镜头,软件技术,艺术创作等等问题,我们在思考教学如何推进,所以我们寻找到用“产学研相结合”模式。当初我们和重庆电视台谈到过一次,我想把我们学生的作品推荐给他们,有没有可能成为他们的节目。其中有个何台长就说:好啊,比我们电视台做的片子有新意得多,那这样行不行,你们每周给我们做一期节目。我当时一听就傻眼了,因为教学单位去完成一两个片花,做一两个构想是可能的。但实际上规模化生产做成品,跟现在距离实在太远了,每期播一个节目,对于我来讲完全属于天方夜谭。所以我们回来就在
思考,我们的教学模式怎么和产业链接起来。从那之后,我们就提出一个主张,课目项目化。在整个教学过程中,学生必须围绕一个实战项目来进行,实力提升和演习。而这种实力也逐步转化成一种社会成果。我们整整经历了一年多的整改,第二次我跟广电集团谈的时候,我就有底气了,我就说:OK,我们似乎就来实验吧。关键是广电领导很支持,我们共同组建一公司,视美就这样成立了。

动客:公司成立后,《麻辣小冤家》(以下简称《麻》)是你们第一部实验作品吗?

是。当时成立很仓促,我们05年8月份还在谈,11月就组建公司马上进入生产。做什么选题呢?坦率的讲,当时是没有谱的,我有几个想法:第一,借用重庆电视台当时的《生活麻辣烫》,它是一生活剧,它有很多现成的剧本,解决我们编剧瓶颈。第二,《麻》
毕竟是个重庆生活剧,离我们现实比较近,我想学生老师参与每个人还是有感悟的,他能想出很多东西,比空洞去设想个选题要好一些。当时广电集团就设想了个做300分钟计划,但最后一播出的时候,也出乎意料收视率还很好,在重庆电视台自办节目中还是属于前几位。我们给中央电视台20集播出的时候,当时属于国产动画片中的前四位。当时广电集团就调配计划,要求我们做了3000分钟,达到日播每天出10分钟。哎呀,当时晕都晕死过去了,完全晕死过去了(笑)。就像打淮海战役一样,拿起武器的就是战士,跑到终点的就是解放军。当时是执行导演没有啊!3年级以上的都有资格竞选执行导演。然后有点能力的都是导演,当时就打这人海战术。我们在广泛人海当中逐步淘汰,选拔优秀人才。所以我们06年成立初期很乱,一个公司进进出出两三百人,在两三百人中不断物色锁定一些人才。当时要求我们06年底要冲刺3700分钟,每天10分钟。当时确实很累是很累很累,几乎是没有凌晨3点前睡过觉,那一点没夸张。盒饭,我们对面那个卖快餐的,我们是他最大的客户,就打个电话,派很多人给我们送上来。回想起来还是很精彩。当时学生也不成熟,我们经验都很有限,但在大的集体磨合当中,还是产生了很多自己的经验和感受,也物色了很多人才。现在很多执行导演就是当年的四年级学生,现在他们是顶梁柱了,回想起来还是很恐怖。

动客:制作团队中都是学校学生?还是也接受外聘人才呢?

周:我们都有,学生还是主体,当然我们也请来了些社会上有经验搞过外包的一些成员,他们来理顺一些生产流程。

动客:在制作当中遇到过什么困难?

周:那困难就很多了,我们最大的感受就是,我也相信全国的问题是一样的。每个公司做一两个片花,可能达到国际水准。真正用产业的方式去思考去面对,以工业方式去生产,其实我们很不成熟,我们管理体系不成形,我们缺乏这方面经验。整个策划抄盘,运作缺乏,而实战创作人才很多,但产业前线指挥人才太少。所以中国才会出现有作品,没产品,有行业,没产业。

动客:您做为项目副总经理和总导演,平时考虑最多的是什么?

周:我考虑最多的,人才。全中国的动画核心竞争力是人才,当前的瓶颈也是人才。因为中国动画刚刚起步,我们还缺乏经验,就跟打仗一样。我跟同学上课也是这样讲的:中国的浪人不少,武林高手不少,神枪手不少,但争对集团军大规模作战,从战略角度思考的人才太少。我们游击队不少,但正规军将军太好,这是我的感受。为什么我们要深入的继续的强化“产学研”教学,是真正去培养,去孵化产业行业能够运用的人才。而这就不光是绘画,皮影的问题了,不是影视的问题了,不是技术的问题了。是一个宏观的如何理解动画这种传媒形式,在当代文化及经济当中怎么运作的思考问题,我觉得这才是高层次的学术思考。

动客:在做《麻》时,是怎样思考它的定位及品牌问题?

整个视美的定位,不单纯是某一个产品的品牌定位问题,广电集团和四川美院的合作,建构了视美动画公司,真正的对他的定义和定位是来驱动行业发展,在重庆乃至西部地区,能起到领军作用。所以说视美某种职能起的作用是孵化人才,孵化原创构想,倡导原创。当然我们也产生了自己的品牌,《麻》只是我们的第一个动作,是围绕成人的,我们想试验是不是真的就没有成人看动漫,我想做一次挑战。当然今年有六个选题,都是摸索的过程。而我们整体品牌是从几个概念来建构的:中国很多大学本身就是知名品牌,中国的电视台和广电集团其实都是些品牌。我们在品牌思考的时候,一定局限到某个剧情,某一个故事来,品牌包含了所有无形资产的运用。所以说我们视美品牌的概念是建构在以四川美院和广电集团概念。下一步正准备做的是加强高校联盟,把很多知明高校的品牌来推故事,推市场。而视美本身品牌的运作,主要是围绕几个选题。三维我们定了个选题《叽里咕噜巴巴猫》,已经生产了三四百分钟,故事以中国小熊猫为主角,三个角色他们之间的动作剧,没有对白,五分钟一集,08年初播出。二维也定了个选题《月尘》,一个科幻片,我们重点推这两个选题。

动客:您对“产学研结合”模式怎么看?

我认为在中国当前很有必要,今天晚上吃饭的时候,我还在和几个公司老总谈这个问题。我想我们现在很多公司真正有几大苦恼:一是,当你招聘人的时候你就开始烧钱,但不一定有成果。高校可以解决的问题,你的研发可以在教学当中相完成,公司的投入就变成了能上生产线的才投入,节约了研发成本。二是,人才支撑。我们很多公司面临的是,好不容易招聘到几个高手准备帮到启动公司,但干到一半的时候跑了两个,就垮掉了。这是一种衰减,高校能做到一点,人才是持续不断的在提供,跑掉一个,我可以再提拔五个,我一直在跟很多公司在推销我这一理念。“产学研结合”我觉得对当代有几大意义:一是,公司的投入,无形中对中国当代动漫人才的教育起到投入和支持的作用,这是你的义务和责任。二是,高校也起到了另外一作用,知识和人才孕育当地发展,推动创意产业这是种社会责任。我们彼此这种互动社会责任感,才能驱动我们的事业。我们每个人只做自己的作品,公司只挣自己的钱,我们这种事业是不成事业的,他只是叫投机。

动客:目前认为这种模式可不可复制?

我们现在正准备复制,因为我们整个影视动画学院有1200个学生,我们准备再启动个公司,我们想来体现高校在当今动画产业中的作用个力量,我们不断提供源源不断的人才,支撑一个公司发展,支撑一个产业的发展,对公司是不是一种支持,我们想试验这事情。这次是一家民营公司,正在策划。

动客:《麻》定位即是成人动漫剧,又是方言动漫剧,应该会遇到不少阻力吧?

那阻力还是很大。其实我也很想通过动客这种算比较开放的媒体呼吁下,我们整个中国在动漫产业当中,我觉得需要几点:需要彼此的理解,行业与行业间的理解和尊重。英雄都不相惜,还有谁来怜惜你呢,创作人才之间彼此的尊重。我们国家对产业的要求和社会导向也应该理解,当然国家也应该对这个产业有所理解,我们都能用宽容的心态去面对一切,可能我们好协商些。我经常在想,其实何尝不可中国的这方面管理媒体的政策实施,我们除了在经济支持的同时,政策上的放宽也是一种支持。《麻》在具体审片当中,肯定受到很多压力。第一,方言剧在全国广电系统节目当中是不倡导的,所以我们《麻》是两个版本,普通话版和方言版。我想方言也是中国的一种文化,让彼此去了解各地区,去了解对方。何尝也不是一种很好的沟通喃?为什么全部要普通话?方言也折射出一个城市地区的文化和个性特征,有些换成普通话真的是味道都没得了。比方东北人被人惹到起了要说:干哈呀。这是祈使句。广东人说的是:有没搞错。这是疑问句。其实都是同一意思,但这是一种心态,一种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其实这些细节是不是社会文化需要传播的内容呢?在比较当中大家去寻找自己的差距,找落差,找缺陷,发现别人优点。我个人观点,这些俗话的沟通,这些地方文化的沟通,是推动整个中国文化,挖掘中国文化的方式。所以我对国家这一规定其实是持保留态度的,我觉得不应该。只要有人买单,何尝不是件好事呢?

动客:像这种上千集的动画在策划中的困难有吗?

年产3000分钟的整体规划,说老实话,做为个体动漫人或做为大学老师,一切都没思考过的。做《麻》的时候,我的定位还是以作品的角度思考的,我想得很理想。《麻》应该充分塑造地方特色,人文气息,风格上写实会不会好一些。但结果事实给我的论证做了个最大的否决。因为面对一两百人的生产加工,每个人不可能都变成周宗凯,他们的实力,能力,理解是有差距的。当我原画和设定发下去的时候做不出来,搞不定,这时只好收回来重新调整人设,策划。呼吁,我认为中国知识份子,中国动漫所面临的瓶颈和整个中国知识界所面临的瓶颈是一样的,我们中国知识份子,文化艺术人才,往往理想化太重,对社会的关注层度往往是不够的。他们经常渴望的是为自己创作作品,他很少想到别人的需求和整个中间实施的难度。所以才导致了我们很多文艺很多美好的构想,市场不理会,政府也不理会。为什么?不可信。做动画也是,我们有很多的片花构想,但动画公司不买单,也是因为不可信。这次对我震撼很大,所以我现在一直强调,我们每个人文化人,动漫人,有没有可能切实围绕现实,实事求是。宏观去思考我们的产业规划,作品规划,你想实现自己的一个人的理想,你必须依靠集群的力量,那么你依靠别人的力量,你必须会和你身边的人妥协和协调,当你的理想能实施70%,已经算是伟大成功了,千万别追求100%

动客:您认为《麻》动画剧能在全国引起巨大反响,最重要的原因是什么?

贴近生活。我们现在之所以很多动漫不受欢迎的原因,我们创作人努力自己去空想一个故事出来。我认为当代文化特征,人们还是很关心身边,很想关心与他相关的事情。你塑造些空中楼阁,会被人投诉。就像我们看明星,国内国外明星,国外明星在中国就火不起来,为什么?距离太远,与之不相关。国内明星我们可能会说他俗,说他一些缺陷,不管怎么样,他是我们的明星,他的歌和我们每天是相关的。动画怎么从生活中挖掘,这是中国动画最重要的问题。你看今天的动画,全是空洞,浪漫的设想,导致的结果是少儿觉得不酷,大人觉得没意思。媒体鼓动获了奖的,儿童觉得很不好看,网络上乱七八糟,大家觉得好看,但媒体又不支持。这说明个问题,我们主流媒体,我们产品策划的时候,忽略了对生活,挖掘,忽略关注我们现实生活和每个人。这是中国动画的缺失。

动客:您通常如何获取创作灵感?

某种意义上讲,现在不是灵感的问题。灵感是靠生活的积累,是个后继勃发的过程,灵感是可欲不可求的,但灵感也是有规律可寻的。所以需要的还是培训,在加大教育的力度,意识观念,心态等等方面的培养。这是很重要的。因为一个再聪明的人都不比不过他的智慧,他再大的智慧比不过集群的智慧,这是我的感受。准确的讲,我没多少灵感,我的灵感来至于集群的碰撞中,彼此的牵制,磨合,支持中产生。动画不会依靠一个人灵感成型的。我们曾经产生过很多灵感和梦想,哪怕我们做的一分钟和迪士尼水平是一样的,但都做不成一个片子,等于这个灵感就衰减了。所以中国当前不是一个灵感问题,不是一个绝对值的某一个水准问题,就中国动画技术水平平均的普及度,比美国强得多,因为中国的软件技术普及。缺陷在哪呢?对产业没有理解,对合作没有理解,对市场没有理解,所以他们永远无法转化成一种具体社会价值。我们最缺的灵感就是对市场的灵感和敏锐度。

动客:对于制作团队来讲,您认为什么是最重要的?

对团队来讲,事业心是最重要的。动画行业很特殊,它介于工厂和创作工作室之间,你把你的员工完全当成工人,你也死定了。他天天可以混你的钱,多画一张就找你收钱。你把他全部当艺术家也不得行,创意产业的管理方面有他的特殊性,有规律。所以事业心的教育和对每个人事业发展规划是最重要的。让每个人能看到他事业发展的希望,让每个人因为事业的原因有动力,有前景。我们现在中国的动画公司,容易出现的状况是普遍把这些人才当成工人,所以导致结果是各公司动漫人才不断跳槽。这是两种衰减,对公司是种衰减,你好不容易磨合一个团队,因为待遇问题不理想跳掉了。对人才也是衰减,他一生都很难固定在一个点上,做出自己的业绩和事业,所以这是最可悲的事。对于视美来讲,我们正积极塑造人才概念,你一生怎么准备在这行业发展?怎么定位?公司用什么方式支持和发展你?像我们今年专门做了个动作,对于中国动画的我们一些骨干人才,他当初只有本科学历,但他也想发展。我们这次招生的时候,专门做了一个特殊举措,启动了一个动画研究生学历班。他们去读了后,只要外语能过,就能成为研究生。让他有发展空间的可能性,有生产和学习的可能性,有呈现自己的可能性。我们经常在很多种问题可能都谈到了,但对于每一个个体的关怀是不够的,就导致中国动漫在介于工厂状态下,在批量状态下克隆很多垃圾,这是最大悲哀。

动客:对目前动漫产业有什么看法或建议?

现在还是如火如荼,还是有一定盲目性,很多动画公司仓促的就招兵买马。而对公司以什么样的模式来经营,说实在是缺乏策略性的。如何围绕自己公司的优势,怎么来建构一个独特的发展模式,尤其是人才班子。如果没有这个核心竞争力,动画公司支持不了多久。所以我一直推荐的模式就是“产,学,研”。在国家广电管理体系中,动漫不应仅仅局限于少儿和青少年,应该扩展开。它应该从当代文化的一部分来论述,动画将是当代文化的中心。如果我们将动漫局限于某一个点,其实就已死了一半。《麻》遇到的电视播出尴尬的是,少儿频道它又是成人剧,成人频道又不播动画片,所以我们《麻》在公交媒体和楼宇广告媒体反应相当好。希望国家政策调配方面,我们很多成人频道为什么不能播出成人动漫?难道成人看不懂动漫?

动客:您对学生有什么期望?

我经常给学生讲一个大实话,大学四年把你培养成一个大师,是不可能的。但你们在大学期间必须完成几个工作:第一是基本知识构架的学习。第二是为人处事。从中小学到大学是个断奶的过程,从接受社会的支持和奉献变成从社会人身份去面对社会,你要完成。大学生推出自我的包装平台,毕业后你以什么角色去介入社会,自己一定要有个说法。第三是大学学习的内容不光是技艺学科知识,他一定包含了对社会人文的理解,对人的理解,对社会的理解。所以你要积极融入社会集群中,你要建构自己的人脉和自己事业发展的基础前提。我们经常会低俗的理解为关系,有关系肯定是个资本,但你怎么去经营这种关系,肯定要你自身的实力去包装推出自己,那是这大学四年你必须完成的工作。

动客:视美近期有什么计划呢?

周:那一个是今年有六个选题正在生产加工。视美在重庆广电集团的大力支持下,已经决定把青少频道拿给视美独立经营。我们正在储备除动画外的少儿节目的开发,而为这个计划正在建构一些卫星团队和卫星公司。包括我们中小学都纷纷建立了青少年动漫体验中心,一方面普及动漫方面的知识教育,做一种娱乐体验。另一方面,他们人力库资源,他们某些内容可能成为我们下一步少儿频道素材,企业和中小学都非常积极。四川美院和广电集团建构视美平台,以这个点扩展到有读物基地,有动漫产品设计基地,青少年少儿动漫体验中心,培训中心。现在已经建构了重庆动漫公众服务平台,我们购买了些高档设备服务于整个动画行业,投资2千多万。

动客:再次感谢周老师在百忙之中接受我们访问,谢谢。

————————————————————————————————————————————————

视美动画简介

重庆视美动画艺术有限责任公司成立于2005年,是一所大型动画产业研发基地。它由四川美术学院与重庆广电集团共同组建而成,并且实行了一种全新的运作模式,即“产学研相结合”的运作模式,将动画人才培养与动画产业的推广紧密联系起来。四川美术学院是中国八大美术学院之一,学院于1996年成立的影视动画学院为视美动画公司提供了丰富的创作人才储备。重庆视美动画公司被国家广播电影电视总局授予“国家动画产业基地”称号。

作为重庆唯一的动画研发基地,视美动画公司也是中国西部最大的动画研发基地之一。视美动画以“追求卓越和永无止境的进步”为经营理念,一直努力发展中国的动画产业。用先进的技术和创新的市场理念,我们致力于建立一个国际先进水准的动画企业。

现在,视美动画已经拥有动画专业技术人才200多人,100多台一流的动画生产专业设备。我们设计的许多动画形象获得专利权。现在视美动画已经生产二维、三维动画片3000多分钟。

视美动画生产的《欢乐卡通总动员》等许多系列动画片在中央电视台,重庆卫视,以及其他省市电视台播出。这些系列动画片获得了良好的收视率,累计播出时间超过30,000分钟。视美动画在生产量、播出时间以及观众满意度方面占据着中国动画产业的领先位置。同时,视美动画也放眼国际市场,为着让中国动画走向世界的梦想而不懈努力着。

《麻辣小冤家》剧情简介

善良而朴实的农村老头周富贵和儿子周二毛、媳妇淑芬一起进城,住在重庆市区的一个居民生活小区中。本片展现了这一家人平常的市井生活,是重庆市民中一个个小家庭的缩影和真实写照,酸、甜、苦、辣可以说是五味俱全、活色鲜香。故事通过嬉笑怒骂的一场场闹剧,为观众们展现出新重庆特有的魅力和重庆人的新风格。绘声绘色地勾画出一幅城乡市井生活的精彩画卷。

(时间:2007年12月  来源:动客电子杂志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