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庆:给自己目标要往前走

苏庆 先生(济南奇麟笔动画艺术有限公司总经理)

编者语:
苏老师是动客最早一批论坛会员及版主,在05年初。他常年在网络上分享自己的专业心得,为新人答疑解惑。平易近人的处事为人态度,让我初踏入社会的学子谦虚学习着,后来他说这是源于对美影厂前辈精神的传承。像他这样传统动画人,独自开办公司的有很多。但我坚信这种具备“平等、自由、分享”网络精神的动画公司负责人,一定会有与众不同的地方。很高兴与这位良师益友一起成长,记录他的创业故事。

美影老先生言传身教讲动画。

苏庆进入行业也挺偶然,88年考山东艺术学院国画专业,可那年不招生。当时教他画画的老师非常有先见之明,对他说动画专业挺适合你。因为苏庆学画很早,速写也很好。小学四年级的他在少年宫学画,开始喜欢临摹小人书,《三国演义》、《东郭先生》等一大批小人书。进初中又在美术组学习,高中在一个专门的中专美术学校。

接触动画是,当时苏庆在少年宫看见美影厂出的小卡片书。小书一翻,有孙悟空翻跟头,有小熊猫滑冰。看了,叶永烈写的《电影的故事》。里面有大段介绍美术电影制片,实际就是介绍美影厂整个工艺流程,书里有大量图片,讲的从孙悟空变成另外一个动物。他觉得很好玩,就在小学比较厚的课本上空白的地方就画鸟飞、马跑。书一翻,都能动起来。

88年是山东艺术学院首届动画专业,学校请美影厂杜春甫先生来教。杜春甫算整个山东动漫行业的启蒙老师,他来了后同时教两个学校:第一个是艺术学院,第二年工艺美院也开了动画班。从山东出去的动画人,不外乎是这两个班的学生,前后教了四届。

刚开始苏庆并不想学。开学第一堂课就是杜春甫来教,问班里11个学生:“你们为什么学这个专业?”别的同学都说喜欢,苏庆说自己也喜欢但不想学这个。他从初中开始学了六年国画,他跟老师说:“我不太想学动画专业。”回想起,他说就像现在观念,觉得动画是小孩的东西。最后他跟老师保证:“我现在选了这个专业,一定好好学。”杜春甫说:“其实动画专业你先学,将来可以做水墨动画。”苏庆现在还记得与恩师的这段对话。
9
苏庆一想水墨动画挺过瘾,那时《小蝌蚪找妈妈》《牧笛》对他触动很大。杜春甫说:“你先学基本功,学完后再教你。”苏庆说他的教法和现在教法不一样,他在课堂上是大量的形体训练。一方面,让你画;一方面,让你做动作。当时没有谈到表演元素,但画动物的动作,自己要去模仿动物。在给学生讲课的时候,杜春甫自己就在模仿,他学各种动物形态,让学生体会很深。

每学期有一个半月讲原动画,讲了四个学期。基本按体系来:基本的四条腿动物马鹿;常规的天上飞的鸟,鸽子、鹰、水里游的鱼;包括自然现象风雨雷电。每讲一堂课布置作业,杜春甫都有范画。苏庆一开始学苗线,学了两星期。学时原画只要求动作,没要求形体得严谨。当后来进入工业化生产,对培训成长来讲这底子不够扎实。苏庆谈到,二维以线为主,如果对线不过关,对形不过关,工作会很吃力。

苏庆回想起来说,能感受到杜春甫先生对动画的热爱,他倒没有说对中国动画的振兴什么。当时学习资料很少,杜春甫从海外搞一盘迪士尼翻版录像带给学生一起观摩。有些片子他自己没见过,就跟学生一块临摹片子。几个月下来,学生对杜春甫佩服得五体投地。苏庆说杜春甫想去迪士尼去做动画,再重新学迪士尼的东西。杜春甫五十多岁还在专研动画,这种敬业精神,对教育坚持言传身教,对后来苏庆这些学生们影响很大。

苏庆现在给学生讲课,经常想起老师说过的一些话或做过的一些事。那种教学不像现在老师和学生的关系,更像是师傅带徒弟。他不会一定告诉你,这个一加一就等于二。但他会有一些启发,或者点播你的东西让你慢慢去体会。杜春甫的课,苏庆前后听了三遍:小他一级的课,他去蹭听;杜春甫到工艺美院去上课,他还去蹭课。苏庆听每一遍感受都不一样。

90年,杜春甫给第三届工艺美院上课的时候,苏庆已经在艺术学院留校工作了。山东艺术学院成立了动画制作中心,他在那里待了一年,做一些原创制作。92年,山东工艺美院成立了一个动画公司。他在那又待了一年。当时做动画,还没有原创这词。

做加工,到创业。

92年10月,苏庆去参加上海国际动画节,(一共举行了两届。90年一届,92年一届。)在上海遇到王柏荣(《熊猫京京》《三毛流浪记》总导演)。当时王柏荣在广州,之前听说过山东这帮动画学生,对苏庆也有了解。就建议苏庆说:“你不如到广州来。”有这样的公司,有这样的国际加工机会,苏庆觉得想学也能学,也挺好。他在山东做的状态也挺苦闷,自己在做导演,同时也在带学生。接触这个行业才四年,总觉得自己能力还欠缺。

这次回去就把工作给辞掉了,去了广州。现在想起来,苏庆说:“胆子大。”在那个年代,辞掉了刚大学毕业就有干部编制的工作是需要勇气。

在广州做国外加工片,做的原创就是《熊猫京京》。93年,香港投资人把公司结束了,苏庆跟所有创作人一起迁回北京。原来国家电影局下属就有个金熊猫动画公司做《熊猫京京》项目,但没有创作人员。迁到北京后,一群人继续把后续的做完了。北京金熊猫最多时有一百多人,还是后期描上、后期上色就有七八十人。摄影拍摄是在当时新闻电影制片厂和北科影里面,拍的电影胶片。

该片是三方投资,国家电影局、香港投资人、美国萨邦公司。片子于94年播出。全26集。当时全国一线骨干都参加过这个项目。从东北的长春电影厂动画部,到大连、杭州、广州、深圳动画公司,加起来有十多家动画公司,包括国营和民营的企业参与。《熊猫京京》华语版权属于电影局,英语版权属于美国公司,海外其他版权属于双方共享。这片子后来播到全球三十个国家和地区。把所有的投资成本收回。

在中国,美影厂做的动画都是国家拨款。真正商业项目,第一次在国际上发行是从《熊猫京京》开始,由广电总局运作。央视当时还没有大规模制作,央视是从《西游记》才开始。《熊猫京京》只是播映,当时没有做衍生品的概念。片子做完做图书做玩具,当时什么都没做,只做了动画片。苏庆认为自己参与了一个划时代意义的事,而感叹如果当时接着做续集接着开发。应该做得不错。

苏庆在金熊猫待到97年。苏庆和山东老同学一起有个畅想,有在北京、有在上海、南京,在南方纯粹是加工企业。大家还想做原创,经常念叨什么时候凑一块做点事。97年底苏庆回济南创业开了一家动画公司,叫彩虹动画。公司最大的时候有七八十人,在当时算长江以北最大的民营动画公司。公司骨干10多人,都是山东籍。运营了两年,《大耳朵图图》就在那时做的,前面六集都是在山东做。当时模式是加工和原创结合。虽然承接一些外包项目,但都是有原创性质的,像广州的《三字经》。

从那时公司又再带出一批新的学生。第二批山东做动画的人,就是彩虹动画带出来的,有些人现在都不做动画了。

他正刚好赶上亚洲金融风暴。公司接外单,价格变得太高,原来手里的几个直接海外项目没有了。以原来价格接单,接不回来,国内的片酬价格又没降下来。公司没有加工项目,只靠原创靠国产片来养活团队撑不住,勉强维持了大半年,公司骨干都有点树倒猢狲散的意思,又都散开了。苏庆被迫又一次来到北京。

2001年前后。苏庆在北京金派达公司做央视项目:《三毛流浪记》《小鲤鱼历险记》。金派达其实就是金熊猫的音译,王柏荣负责。做了一段时间,自己还是不甘心。

第二次回济南创业。

2004年底,苏庆又回山东做了一个小工作室——奇麟笔动画。就在自己家里面,把北京项目接到山东来做,自己再带了些学生。他想法是,国内也在发展原创,原创在分镜这个领域很薄弱。国内目前有大量加工,真正做原动画的人已经挺多了。带点人出来将来能做分镜,组一个专门做分镜的小团队。相信把分镜做好了,就把片子整体质量前期控制到一个比较好的成色上去。苏庆这一设想。原因是自己在业内有点名气,口碑也不错。去接央视分镜项目、科影厂、南方一些公司,别人也愿意把活拿来给他做。他看重济南另一个原因,是它的地理优势交通便利,到北京到上海距离差不多,相对生活成本比较低。

那时苏庆也苦闷,常常看到网络上专业论坛上别人骂中国动画,有时自己也发些中国动画的牢骚。

苏庆对网络前景很看好,一度也想往FLASH动画上转。他说如果97年不是回济南做彩虹动画公司,自己在北京就往三维动画上转。自己已经买了电脑,买了3D教材。当时看到皮克斯三维动画《玩具总动员》,认为动画发展,三维肯定是一个趋势,当时还没FLASH。
回济南创业,一边做创作性的工作,一边还得做企业运营上的事,苏庆后来就没有经历去学三维动画了。回来济南,第一要生存。

从2004年开始,春水堂阿贵,流氓兔等网络动画开始流行。等他再去看,这事已经起来。05年,北京第一次开动漫博览会,看到老蒋做的崔健《一块红布蒙上眼睛》,对他很震撼。苏庆看到了和传统动画完全不同的模式,内容又非常具有感染力,冲击力。

06年底,苏庆开始开博客。上网,他打字不行。经常有人来问他很基础动漫问题,他都会耐心一一解答。当时已经有中国动画模式,有产业概念。他看到动画缺人,到处要招人。可苏庆已经看到当时包括电影学院培养出来的一些人,到一线工作是不行的。

06年底,济南政府开始关注动漫并成立了动漫协会,07年建动漫基地。当时10多家公司,某些广告公司有些动漫业务。真正以动画为主业的就一两家。

动漫工作室搬到基地里时只有五六个人,另外还带了四五位学生。也有朋友劝他说,一块干点别的事。苏庆觉得在行业也那么久,也喜欢这事,转行做别的,还不如继续往前走。 07年正式注册公司——济南奇麟笔动画艺术有限公司。开始有了八九个人,08年时有十几个人,到现在已有三十多人。朋友看苏庆还在这坚守阵地,朋友到这玩,他却不好意思拉别人入伙,他想想说:“这是个苦海啊!”他担心这事如果没进展下去,会对大家造成经济上利益上,甚至有感情上的伤害。

慢慢的,朋友们看着苏庆在这坚持时间不短了,有个项目来了大家一起做做,逐渐苏庆又把老的一些人汇聚到一起来。等他们回来做,苏庆自己就更有劲头了。他说:“大家扑着我来,我一定得更努力。”

给自己目标要往前走。

公司到现在没太多社会上业务。基本是专业对口动画公司知道他在做,过一段时间忙了说:“最近空吗?我们有个项目,能不能做?”基本是靠业内的一个口碑。

后面基本是山东省一些项目,查来查去谁能做,就找到他这里了。一来二去,他在济南这边时间长了,经过很多合作,有了一帮志同道合的朋友。苏庆开始想下一步规划,济南一些企业能不能联合做一个整合。他偏向创作为主,有些企业偏向做衍生品,还有一些做市场推广,还有一些做企划。

苏庆开始意识到协会很重要。专业的动画公司不太重视营销宣传,都是闷着头做自己的事。他说:“有了协会之后,大家互相认识了。通过协会成为一种纽带关系。搬到动漫基地过后,济南现在绝大部分创作型企业集中在这边。有了这个契机,大家来合作。合作几个项目后,逐渐找到一些共通点。通过协会,有这种发展意向的企业,有共通目标的企业,逐渐紧密起来。”

当地协会也在帮助他们找投资,包括找政府担保。协会里主要几位负责人,还都是在职政府官员。副会长都是工商税务科技都挂这些职,目的是为将来协会办事容易。原来在其他地方办公,找上门来乱摊派乱收费的很多。苏庆到这之后,没有这样的。基地有一个济南市纪委设的点,凡是敢上门来要钱的,直接一个电话举报给他们,对企业是保护。基地为他们减免房费,再去掉杂七杂八费用。苏庆感叹到:“对企业发展,尤其在初期萌芽阶段,是很大的一个帮助。”

期间,他看到有些想投资的,或找不到好的制作人;有好项目好团队,或没找到资金。他讲:“行业里会传谁投资一笔钱被忽悠了,片子没做好。这种东西蛮多。”

电视台播放现在都是免费的,山东电视台曾经对苏庆说过这话:“动画片你们都是卖衍生产品。动画片形象,我给你们播等于给你做广告。我都没收你广告费,这就不错了。”他认为这块成了整个电视播映系统的一个共识。

去年他们合作的一个企业,做了一个800分钟FLASH动画。卖到全国近30个电视台,最低的一个电视台,一分钟才给八块钱。现在这种情况,苏庆认为在电视上看到的动画片,也有好的,但总体来讲成色是在走低,制作水平比前几年还要差。对行业来说,不太乐观。他谈到:“最大问题是形成原来说劣币淘汰优币,行业内现在不断在挑战观众对这个片子品质的容忍程度。现在五十分能认可,我下次做四十五分。你四十五分能认可,我做四十分。”

投资人总在降低投资成本,降低投资成本就在降低制作要求,总在探索行业极限。苏庆认为照这样下去最后崩溃的时候,行业也会跟着崩溃。还一个问题,他担心行业从业者总是做劣的东西,手头功夫就变差了,欣赏眼界也降低了,对个人发展并不利。“你如果将作为发展事业来讲,从长远眼光看,你可以用这几年功夫挣钱,维持一个生存状态。”他说,“但不能安于那种状态吗,我们看到凡是安于那种状态的人,逐渐逐渐就被这个行业淘汰掉了。”

苏庆做行业那么多年,经验在创作领域,尤其是前期,对片子宏观把握。不管从美术,从设计,整体构架,包括对市场预期都有经验。这是他们企业核心竞争力,他想要把最优势的东西发挥到极致。

创业,苏庆没想那么复杂。一个是想生存,一个是想做点事。单纯满足于现状,他就感觉不对。他表示:“告诉自己得有所行动,通过你的一些行动。当时想得很简单,没有说是我有多大的影响。感觉对我要有一个推动,往前迈一步。”

苏庆喜欢国画,中国文人闲情雅致从本性来讲有很懒散的东西。

做工作室之前,他高兴的时候对这个项目特别感兴趣,就拼命的做;对这个项目不感兴趣,只是为维生,可能就不太在意或者不做了。现在就不太同。“不是我一个人的事情,是团队的事大家伙的事,要考虑共同生存的问题。”他说,“原来是想打造一个高端的创作团队,精英到最后只做动画分镜,只做动画前期,其他的我不做。”

通过这三年发展,原来基地给苏庆的一百个平方不够用了。去年下半年,又给他调了两间。他下半年还准备上三维了,这个地方又满了。苏庆总不断提醒自己:“给自己目标要往前走。”

动画学生状态。

苏庆招员工有两个条件:第一有美术基础;第二你喜欢动漫这件事。他都会告诫学生,这个行业很苦:“你可能有几年苦日子过。”

对新员工做项目苏庆一开始很乐观,觉得培训半年就行,而现在基本上要一年半,他们才能做一些简单项目。开始他很单一只做分镜,后来觉得只做分镜路又太窄。对员工成长是挑战,他们还达不到这个程度,给一点收入很难。苏庆慢慢到处接图书活做,插画也做,杂七杂八和动漫相关的都在做。他说到:“他们多少有点收入嘛。”

苏庆带着学生里面浮躁的很少。有些可能有客观原因或家庭的压力,他坚持不下去。

好几个学生给家里打电话,“妈妈,我毕业了,我找个地方在学习。我再学一年。你们还得养一年。”有的家长就说,“行啊。当你上五年学。”也有的家长说,“你试试看。”苏庆尽量找合适的工作给他们,虽然收入少,能补贴一点家用,让他们能尽快进入这个行业。他说:“没有几年的磨练,你也出不来。”

苏庆在教他们的时候,就想起老师待自己。包括对动漫行业的认知、理念、职业操守。

苏庆自己在南方干加工的时候,其实挺看不惯单纯画一张稿子就挣一张钱,虽然这是一个鼓励你创作的机制。“当时我去挣这个钱,也挺开心。画一张稿子两块钱,画一张稿子两块钱。”他说,“拼命追求速度时候,质量肯定会受影响。”

他想法是:作为个人创作,养家糊口是个层面。你要是想真正作为这个行业里面,为自己为行业将来着想的话。往小里说,你一辈子不可能只做一个动画或只做一个原画。肯定要在这个领域逐渐往山峰上去攀登,往山峰攀登的过程肯定很艰苦,而且也会有人员流失。大浪淘沙,经过淘洗最后沉淀下来的,才是真正好的。

他认为,往往学出来再离开的很少,往往在学三个月到半年的时候离开的几率很高。一个是家庭压力,一个是学了后发现不喜欢了。刚开始来学觉得挺好玩,真正学起来很枯燥很难。或家里说:“干个其他工作你要成家了。”

最早苏庆带学生是不收费的。后来他说:“不行,不收费我受不了。”他教你半年,你走了,会影响很多。后来收了个成本的费用,一个月收他们几百块钱。有一个学生学了一年多。刚刚要成形的时候,家里有压力了。考虑到稳定,家里逼着回老家结婚去了,当地找个姑娘。

有时碰到孩子来应聘:“我想做导演”。苏庆就想自己当时压根没有做导演的想法,学完后自己能做个好原画,就心满意足了。因为老师的标准就是做好原画,所有标准都是一步步再提。等原画做到一定程度,他再上一个台阶。苏庆有一个宏观目标,但自己不会去想这个目标。认为要有一个近期的规划才行。他对学生经常要求说:“沉下心来,大浪淘沙,尽量争取完善自己。”

遭遇发展瓶颈。

上海世博会的网上虚拟场馆,山东馆创意方案和艺术总监苏庆做的。做完这个项目,他就觉得这是未来的一个趋势。包括下一步互联网的发展,虚拟技术一定是很重要的手段。他自己很关注这方面动态。

前两年做的《龟兔赛跑》,今年他又找到一个投资人,做了一个新版的《龟兔赛跑》,样片以做完,目前在规划后面的事。看完样片后,投资人倒是雄心很大,原来要做系列片,马上提出要做一个电影片。把苏庆他们吓了一跳,现在还继续沟通中。

去年做近500分钟《泰山》的项目,计划将来开发很多旅游产品。苏庆相信一个小项目,可能撬动旅游市场,他看准在泰安当地旅游产品很弱。他们在探索产业出路,希望通过一部动画片能带动旅游市场火爆,形成一个良性发展模式。

而今年苏庆准备自己做个项目《兔王》,跟北京兔爷差不多。他跟济南泉水文化有关联,济南当年泉水坏掉了。老百姓喝了泉水后生病了。有个济南少年到月亮去偷月亮奶奶的药,偷回来后回不了人间。月亮把兔子皮借给他,变成兔子回到济南把老百姓都救了。这是一个民间传说。民间民俗每年八月十五,有个泥塑产品。民国时期还有,请回来供着。祭祀完了后,就成了小孩玩具。这个项目他想了三年,一直想找投资做。

发展这三年后,瓶颈出现了。奇麟笔团队发现需要完善的是中期的制作力量,虽然中期有业务能力强的,但规模化还远远不够。苏庆以前注重的是前期,而发现真要做一个大项目时,规模化无法和那些专业做中期的团队比。像《龟兔赛跑》,他们一个月只有二三十分钟的产量。苏庆遇到的投资人资金也有限,怕自己做多了,资金供给不上。目前只有先小规模生产,拿一部分加工养一部分人,拿一些合作片养一部分人,剩下再做原创小量的东西,三点结合做。

这一问题,苏庆后来通过常年业内的朋友关系,与大公司之间协作来解决。比如项目来了之后,他会找到一些合适的制作团队,中期环节就会包给他们来做,他来把控质量。说起这个模式有点像剧组制。一旦一个项目启动,成立相当于一个剧组,他来招演员,来找各个班底的人来组成一个大的团队。这个项目做完之后,又都散开了。这需要团队统筹能力。

最力不从心,是打社会性交道。

苏庆多年来最力不从心,是打社会性交道。他们经常开玩笑,干这行人都显年轻。做测试,实际年龄都比心里年龄小几岁。动画圈很小,原来都是圈子里打交道。认为这批人不善于做社会交际性工作,不管是跟政府打交道,跟商业性人士打交道。他坦言自己初期阶段也被一些人骗过,但被骗的不多。

苏庆说:“动画行业内注重口碑。”他跟你说定了的东西,没有合同大家就一起做。现在不行了,跟他不熟的人,你必须得有预付款有合同,他才能跟你做项目。因为自己曾经遇到过很不诚信的人。

苏庆自认现在管理一家小公司很简单,自己兼任创作者和管理者两种角色,游刃有余。他从没想到做这个公司,为了三年五年能营收多少。由于自己没有实践经验,苏庆自己有时就恶补一下管理知识。他总结说,国内中小企业成立三年的死亡率80%,剩下的50%在第五年死亡。不光中国,最大多数即便坚持八年以上的企业,未必能真正做到盈利。“我现在想法很简单,带着队伍往前走。信念的东西很重要,我要坚持到最后。”他说,“再困难的情况下,我会努力坚持下去。先谈坚持,先谈生存。”他想法就是把团队做成一支强有力的创作型团队。 这也是奇麟笔的核心价值目标。

去年底苏庆邀请加盟了一位专门负责运营的事务工作的人,他原来做了十几年的市场运营,也很看好动画行业未来前景。苏庆边发展边完善自己团队,向着他的目标一步步迈进。

公司一年营收不到一百万。对他个人来讲,做公司收益还不如自己在家做事,或到其他公司上班。但苏庆想自己整合做出一个团队,试一下。这件事你不做,总会留这么一个念头遗憾,试成了就成了。

苏庆带队伍的经验就是以心换心。他在教学生的时候,教给学生真的东西真的理念,他带头去做这件事。学生如果喜欢这个地方,或者愿意在这呆着,有个共同追求,大家就一块往前走。今天是学生,明天就是同事。在这里,所有人都叫他老师,没有非得叫老总什么的。苏庆说自己团队精神,跟《士兵突击》一样,不舍弃,不放弃。他说“只要你不放弃,我就不舍弃。不怕你基础差,不怕你进步慢。”

苏庆希望自己有一天退出行政,做回一名创作者。等团队壮大,更适合运营的人来做掌控的事。现在他是没办法,找不到这样的职业经理人,希望建个山头等待机会。苏庆却认为最好模式是一种工作室模式,一种温馨的状态,这是自己最喜欢的。

动画是一辈子的事业。

09年的时候,苏庆对这个行业感到有危机感。因为什么?他感到从政府层面支持力度在削弱。但后来温家宝总理去武汉江通动画公司考察,又给行业加了一把火。他想,去年如果没有金融危机,绝对不会拿文化产业出来说事。山东开两会,他听采访的文化厅厅长说:“看这个地方文化产业做不做不好,动漫是很重要的一块。动漫能做得好,说明当地文化产业做得不错。”

从政府层面来讲,有这个产业意识是对的,但能不能做好苏庆认为是后话了。文化产业是意识形态的东西,政府关注这种东西,还是好事。他认为,动漫属于精神需求,只有物质条件积累到一定程度之后,才有这种可能性。

苏庆自信动漫还是有潜在机会机遇的。这几年下来,每年能看到一些动画公司经营不下去,包括一些培训机构的泡沫的破灭,招生不乐观,被人投诉的,被人举报的情况也多起来,这几年显现得很明白。他表示,几年前积累的恶果曝出来,对行业有消极的一面,但也可以画上一个句话,开始行业新一个机缘。通过三年下来,积累一些资源一些人气。今年他们希望有一个突破性发展的机会,包括一些合作的原创。

关于谈到有无为团队成长投资这种人时,苏庆说也遇到过有点资本大鳄的人,但他和自己的目标不一样。他说:“你按照我的办,保证你四五年肯定能做成一个上市概念。”这种东西其实不是苏庆想要的:“投资人有他的追求目标理想,我们也是。我们希望有资金进入,但我们希望是长远的东西。”

苏庆跟很多投资人接触过,就觉得价值观相差太大。投资人看中的是投资效果,他认为现在很多投资动漫行业的人,其实是对这个行业掠夺性的投资。“我玩一把,赚了钱赶紧撤。推不推动行业进步,或这个行业能不能发展好,对他们来说不重要。”他说,“重要的是三五年钱进来,要做到什么概念,最后这笔钱能拿多少倍走。”

苏庆说,这个行业当冷落的时候,他们在做这件事。现在火爆了,他们在做这件事。将来行业不热了,他们还会做这件事。他有点激动说:“我们要在这个行业一直做下去。像咱们这种人,不能说没有物质上的追求。但物质追求不是人生的全部。”前段时间他听访谈高晓松,现在很多年轻人把欲望和理想混淆在一起。老一代人可能理想还是一点单纯,和欲望是不一样的东西。

“我们可能也有这些情节,有一些生存的需求,满足物质上的需求。”他说,“另外一种,是对动漫这个情感热爱上的一种需求,可能是一种信念。这种信念能让你吃苦不怕,在艰苦的情况下,你会觉得有乐趣。”他最高兴的是有缘分,一帮人在一块相处,再凑一块做点事情,而且有可能把这事做成,这个过程很重要。我能理解,这是他们一辈子的事业。

(时间:2011年3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