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国晓:十三年只做“小樱桃”一个品牌

张国晓 先生 (河南小樱桃动漫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

编者语:

    某年动漫展会上,别的公司还在展览内容时,“小樱桃”已经在展示衍生品,这不是常见的玩偶之类,而且是饮料。这是对它特别印象。早年的动漫节项目洽谈会和动画年会常瞧见张国晓身影,这位“小樱桃”负责人平日成熟低调得像官员,让自己主观上没多注意这家公司发展。随时间推移,思维重心从创作、制作移到“品牌”上后,才注意到“小樱桃”这家用13年专注一个动漫品牌的公司。带着疑问好奇,从北京去杭州动漫节临行前决定转站郑州。微博上邀约张国晓先生,很快得到回复。(相关微博: @张国晓   @小樱桃童学会

————————————————————————————————————————————

“小樱桃”选题永远是不动。

   “像动画也好,漫画也好,传媒也好。我个人认为在中国都是最难干的行业。” 张国晓说,“我们原来是画画的,其他的也不会干。对这个敢兴趣,赚钱不赚钱就当玩吧。” 张毕业于郑州轻工业学院装潢艺术设计专业,初中的严重偏科开始选择美术专业。喜欢上漫画后,在报纸上发表成了激励他的动力。

   他对和高中同学杨尚君的夫妻档创业故事,并不愿多谈。

   2000年10月靠三万元创立小樱桃卡通艺术有限公司,那年他24岁。张国晓解释到:“当时是卡通,还没动漫的概念。艺术,是学画的人叫它艺术。卡通产业,从起名就知道人从哪来的。”杨尚君负责内容创作,张国晓负责市场开拓。被问及是否将自己定位成商人角色?他说:“我从来不是商人,如果是商人的话,现在肯定都不干这个。你随便开个饭店,开个连锁随便干个事都比动漫好干,你说是不是。”

   张国晓谈到:“我们国家这个动漫产业这几年比较热闹,实际上成功的企业,成功的品牌是屈指可数的。大家认为成功企业的品牌,实际上和其他一些领域相比是微不足道的。”他同时也焦虑全行业并不是信心越来越足了,而是全行业越来越糟糕。深感总体上还是非常困难。

   以漫画出版起家的“小樱桃”,在面对发展问题时,张国晓认为这个品牌可能很多人看不懂。这家公司在转型之后,就和常规意义上认为的动漫企业是两个概念。他们更倾向于用小樱桃这个形象、这个品牌。用动画漫画手段,实实在在应用到老百姓每天生活学习中。这也是张目前和下一步,探索和实施的。他一开始就将视野锁定在“卡通产业”、“品牌”两块的运营上,渴望实现品牌的力量。

   “目前,并不是按照单独一部部作品去在弄。这完全是两个概念。我们基本在作品创作上、策划上是不换选题的。永远一个选题,他就是:小樱桃。” 张国晓说,“我们把选题每一段,每一个时期的作品,我们把他故事讲好,他还要承载不同的功能。”

   而在他看来,大部分动漫企业是今年换个选题,明年再弄一部选题。“小樱桃”选题永远是不动。即使动了选择,张也说出自己的无奈,总有推不掉的政治任务,必须要干。他也很清晰强调什么是自己的主营业务:凡是不叫小樱桃的产品,不管内容还是实物产品,都不是主营业务。主营业务都以小樱桃冠名,这是和国内很多企业不太一样的地方。这样的理念,张国晓一般不讲不说。按照自己的理念去干,他认为这是比较笨的方法。在他眼中,商业模式其实就是玩法。搞一个产品反复卖,还是不断搞产品,一直不断的卖新产品。

————————————————————————————————————————————

为啥扎根河南。

   “近二三十年,我感觉,不管做动漫的概念,是以前有人推动,或国家推动不推动,有一种情况基本上没有本质的改变。不管哪个人、不管是哪个公司,90%以上谁干原创动画谁倾家荡产。你再有钱,都可以给你吸完。”张国晓说,“有些作品,看着很有卖相,他就是不成功。有些作品,看着不杂样。动画人看着根本就不叫动画,但它就成功。你死活没办法。”

   在多年动漫大发展中,动漫企业扩张和迁移是常态,而在我印象里小樱桃很安稳的待在河南,没有考虑去沿海政策与市场更好的环境去发展?张国晓立马说我对河南有偏见,并道出原由:“有几个方面因素吧。05年06年以来,全国搞动画比较好的企业,凡是遍地开花的,基本都比较糟糕。你可以总结一下。遍地开花的企业,它是跟着政策走,并没有跟着市场走。哪个地方出政策了,他就去那成立个分公司。有些甚至力度大的,他把总部都搬走。但是国家政策,调整得非常快的。整个一个年度,国家财政政策都会不断的调。即使说,某一级政府永远支持动漫产业发展,那是胡扯。它和人一样,不可能一直对你这个产业感兴趣,你如果产业弄得很好,他会一直感兴趣。如果他的投入,和他想要看到的效果是不匹配的,就很麻烦。这样的话,凡是跟着政策走的企业,目前来看,没看到一个好的。哪个地方出政策,他就去哪,那叫神经病。”

   张国晓认为对把握市场脉搏去布局,哪个地方市场大,去开个办事处开分公司,甚至总部搬去。对整合市场资源,有帮助,可义无反顾的去。即使当地政府不搭理你,也要坚定不移的去。“产品好、有群众支持你,销售一上去,经济效益也有,社会效益也有。”他说,“当地政府支持你是早晚的事。那是个锦上添花的事。不是必须。如果把政府支持当成必须品的话,这个企业市场化程度还是很低的。”

   张国晓讲:“为啥扎根河南,河南相当于很多国家人口总和,一亿人口中未成年人口将近三千万。小朋友数量,超过重庆人口总和。你能说这个地方没市场吗?没有市场,是自己没本事,没有开发出来销对路的。

   对“小樱桃”产品开发上,内容是不是更偏重本土?张国晓解释说:“我们所有产品都是面向全国的,把河南作为根据地吧。所有产品当走出河南的时候,这个产品已经开始盈利了。一定是盈利了,才走向全国,否则没用。河南一亿人口都养不住你,你说去哪能养住吧。我们产品不轻易说去打全国市场。先把自己眼前的,手边的事先干好。我们还在继续创业,话说已经非常慢了。我们自己快到已经到忍受的极限了。”

——————————————————————————————————

这个问题不解决,称不上一个企业。

   在2006年,一千万册 “小樱桃”刚刷新中国漫画图书销量记录的时候,刚摆脱了缺乏资金的困境,2007年开始转而投入拍摄了两部26集动画的考虑又是怎样的?“原来我们公司搞图书,搞漫画起家的。一直到现在漫画还是我们重要主营业务。从刚开始到现在,06年开始筹划上动画,一直到现在我们上动画指导思想:把动画作为给这个品牌加分,而没有把它作为一个商业模式去推进它。你把它作为商业模式,肯定是个死胡同。也能成功,成功几率非常小从一开始,就没有指望动画能赚钱。” 张国晓说,“就像我们画画一样,当我们画着玩了。我也不让大家买单。让电视台播播,让全国人民看看,大家骂也好,对小樱桃三个字有一定印象。如果能够对销售的产品提供支撑,作为画漫画的人,也是心里比较高兴的事,哪怕大家骂起来也是一个话题。我们不可能像张天晓,也不可能像江通。他们是把动画当产品当商品去处理,我们从来没有把它当商品。”

   事实来看, 2008年“小樱桃”动画登陆央视,让张国晓在衍生产品的开发上加快了脚步。让他的“卡通产业”愿景迎来新一轮的发展高峰。

   今年是“小樱桃”第十三年,张国晓感叹:“人一生没有几个十三年。前十三年,我们立足河南。胸无大志,也没有走出河南。在河南用动漫这种手段,我们达到一个文化上的高度。让小樱桃品牌成为河南文化的组成部分,一个参与者。上升到一定政治高度,因为河南政府把小樱桃捧得比较高,我们诚惶诚恐。但有一个理想一直没实现,也是我们下一个十二年要抓的事。从原来的文化高度,政治高度,上升到一个经济高度和财富高度。下一个十二年要,致力解决的问题。这个问题不解决,称不上一个企业,不然就只是一个事业一个爱好。就像书法家,程度非常高就是不值钱。作为企业不赚钱,你罪大恶极,说太多没用。”

————————————————————————————————————————————

一到这个时候,我电话都不敢接。

   谈及动漫院校问题,张国晓说:“和院校都是课题合作,没有太深入。我这两年非常忧虑,中国的高校设立这个太多了,完全是胡扯,完全是愚弄。河南的高校,不管前三强,还是一般高职高专都设这个专业。我见任何一个学校负责人都说,你们都是误人子弟。这个产业根本不需要这么多人。真不需要,不是假不需要。一到这个时候,我电话都不敢接。全熟人,一介绍就是学动漫的。我说,神经阿,谁让你们学动漫的?这些学校为了开这个专业,驱动是啥,因为学费比较高。开这个专业赚钱。9月1日报道,6月30日还没老师呢。选两个年轻人去北京电影学院突击两月,回来教书了,这不叫误人子弟叫啥。高校在摧毁这个产业,全国大部分省份都是这个毛病。

————————————————————————————————————————————

舍本中末,不务正业。

   我聊到做的专业媒体和近期做的活动,张国晓也很直白说出自己不同观点。他认为动漫类的活动向来不敢兴趣,自己也不牵头办啥活动,基本不牵头动漫节动漫展。

   “为啥这样讲,动漫界现在不需要这么多,闹哄哄的事。更需要的事扑下身子,画画的把画画好,搞产业的把产业搞好。需要静下心,扑下身子,做这个领域,或这个行业应该做的事。”张国晓说,“这些年,这么多动漫节动漫展,它对普及推广动漫,起到很大作用。但它的作用,对推动一个产业发展来讲,我认为是微不足道的。实际一个好的动漫作品,它比十个动漫节起的作用都大。像国外大片大作,一旦进入中国,它的影响力是几百个中国动漫节的影响力。但非常奇怪的事,很多地方、很多城市、很多同行、很多动漫企业、很多动漫人花了很大功夫搞活动。个人观点,我感觉属于:舍本中末。

   张国晓觉得:“就像汽车工业,哪个企业厂商,不管国际还是国产品牌,哪个企业在忙碌办车展?谁在忙,媒体在忙。如果搞动漫的人,或很有天赋的动漫人才,你忙着办动漫展,我感觉是不务正业。房地产企业不会办房展,王石办房展吗?是吧。汽车企业不会办车展,大部分互联网企业也不会忙去办会展。办活动是围绕自己发展、围绕自己产品、围绕自己服务,去整合一个推广平台或是一个沟通平台。我感觉这东西救不了,对这行业起不了多大作用。”

   反观自己经历,张国晓讲:“我不是泼冷水,我也走过弯路,包括这个传媒。我们这么多年,实际花了很大功夫在推动构建我们自己的传媒体系。咱国家第一缺好作品,缺好品牌;第二,缺好作品推广平台,展示发表。这条路走得很艰难,我们国家对媒体的管控是相当严的,严禁社会力量参与媒体的关键环节,参与节目生产制作没问题,参与帮忙赚钱拉广告没问题。一旦牵扯到出口:电视台播出权、呼号、出版领域刊号、书号。凡是牵扯,这对社会资本是关着门的。谁参与批评谁,谁参与打击谁。这领域要做起来也非常困难。余下动漫企业该做啥呢?第一做好作品,咱们画画的人最基本的责任。第二,把画换成钱。这两个领域是不禁止的。搞好动漫产业最核心两个领域,其他可以没有。这两个领域是必须有的。

   张国晓继续谈:“没好作品,作品又换不成钱。品牌换不成钱,造型换不成钱,你白扯。有好作品没用。中国并不缺优秀的漫画家,也不缺很优秀的动画人。好的作品创作理念,制片人这是缺的。

   2009年《小樱桃》漫画月刊出版,2010年张国晓向地方申请开办河南电视台小樱桃少儿频道,遇到挫折。主题公园的野心也在那时停顿了下来。

   张国晓反复强调两个反对:第一,反对搞这么多活动;第二,反对办很多这样的媒体。他一般不参加活动,认为这让全国动漫界搞得心很飘。天天忙着赶场,明天赶杭州,后天赶北京,大后天赶上海。“除了交完朋友,其他都是浪费时间。缺的是扑下身子打磨产品,扑下身子开拓市场,其他的都不缺。”张说,“中国电视台,全世界总量第一。杂志,也是量很大。都不缺。缺的是好东西,能够让群众喜欢。因为群众一旦喜欢,他就会给你回报。

   2011年重整旗鼓的“小樱桃”成立动漫集团,重点打造动画、漫画、出版物、消费品、国家动漫基地等5大板块业务。将自己能做的,和将来要做的重新梳理起来。

   最后被问及有没有考虑媒体在产业活动中对行业环境的促进改变时。张国晓说:“环境你改变不了。投资人就是要做赚钱的。什么赚钱什么来。为什么广东企业很好,你看那东西就不像个东西,你看的全是抄的,各种模仿。看着不是作品,完全是工业产品。投资人,今年不赚钱可以,明年不赚钱还行,但后年还不赚钱,他就给你打问号了。再两年不赚钱,就不玩了。资本是看收益的。所有企业都在靠自己。你干得让大家有信心之后,他才会投资。如果你干得自己都没信心,也不可能让别人有信心。”

   在“小樱桃”成立之前,张国晓有一段在体制内河南日报社当美术编辑的经历,在当时可以接触到全国各地漫画家。也算以制作人的角色来审视行业,不是自己单纯想象中的商人或是画漫画的。他用13年时间在河南这座港湾完成他的全卡通产业链运营旗舰的搭建,未来会驶向哪里,驶多远?(完)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