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翼数字| 叶晓东:从漫画到动画的职场挑战 – 动客卡通

冰翼数字| 叶晓东:从漫画到动画的职场挑战

编者语:来到成都市锦江区大学生创业示范基地——汇融国际广场E座30楼,参观了冰翼数字技术有限公司,并与其公司的总经理助理叶晓东先生进行了访谈。叶晓东先生资深的漫画行业从业者,如今,他又在一家以三维动特效的动画企业工作,以他多年的行业经验,对现在漫画是怎么看待的?对成都地区动漫公司的发展又怎么看?

 

从平面出版到新的传播方式

早在2000年,叶晓东就进入动漫行业,因为对这个行业比较有兴趣,所以在毕业之前投了一些作品给动漫资讯志的公司,之后,广州《漫友》跟他联系说希望沟通一下。叶晓东过完年后回到学校请假,接着就直接去了广州。“广州去聊得比较好,他们相对也比较认可,希望我在广州待一个月,帮他们做图书的一个项目,项目做得比较顺利,一个月后我回到学校以后双方都还保持联系,毕业以后七月份,就去广州那边,一直做《漫友》系列图书和期刊的编辑出版。”叶晓东说。那个时候是《漫友》发展最迅速的一个阶段,很快就从月刊发展成旬刊,《漫画100》,《动画100》,还有《STORY100》,当时的发行量稳居全国动漫类第一。《漫友》最开始起步阶段人员并不多,叶晓东刚去的时候大概只有十个人左右,但是发展很迅速。“到02年底的时候,大概就30来号人,最后03年04年再加上北京分部的十来个,小一百人,发展快,所以那时候就经常搬家,最开始的时候我们在广州五羊新城那边租的是一个套二的公寓,很快就不够用了,后来租妇联的大厦的房子,是相邻的两套,也很快不够用了。”叶晓东说。

就这样到了2004年,叶晓东希望能有更多的见识,开拓眼界,于是就从广州离开,前往北京,在北京的工作也是从事动漫类的图书期刊的出版,后来又去上海与朋友合作青春文学的出版,以及动漫IP悠嘻猴的品牌策划提升和市场推广。2008年,叶晓东加入了北京搜狐公司。“当时我觉得平面出版都比较了解了,但是对新兴媒体像网站啊什么的,兴趣比较大,所以就到搜狐那边去负责动漫频道,结果中间遇到5.12大地震,后来考虑到家人的原因,08年底、09年初回到成都,做一些其他相关的事情,16年初朋友说希望帮他搭建漫画app的编辑团队,同时自己也想了解一下新兴的漫画APP的运营特点,所以暂时帮忙过渡了三个月,三个月以后就离开了,后来就加入了成都冰翼数字。”叶晓东说。冰翼数字以影视的动特效和三维动画为主,他之前更多接触的是平面、网络媒体以及手机app,对于动画的制作了解接触不多,所以非常有兴趣加入到冰翼,在冰翼数字里对整个三维动画流程又有了相当的了解。

对于那时候的平面出版行业,叶晓东说出了这样的看法:“那个时候面向年轻人的平面出版不像现在下降的趋势特别快,但已经有一些征兆了,因为从日本漫画杂志的销量变化就能看出来一些趋势,同时网络媒体也在快速崛起,新媒体对传统媒体的阅读习惯,或者说接收信息的方式都产生了一定的影响,我们获取信息的方式就不再是报纸图书,或者是期刊了,它有更多的方式方法出现了,而后随着手机终端的快速发展,很快又取代了网络新媒体的优势,更注重移动端,所以这也是现在很多漫画app发展的为什么这么迅速的原因,当时同意帮朋友过渡三个月也是想了解新的媒体的传播方式,尤其是动漫这种更贴近年轻人的载体的运营模式。”

而搜狐动漫那时候虽然属于级别较高的频道级别,却没有在动漫这块继续做下去也是多方面的原因,“一个是我因为家庭的原因回到了成都,我离开以后得知,原来负责搜狐内容运营的COO龚宇也离开了,他之前对动漫还是十分重视的,所以后来他成立爱奇艺后动漫也一直是重点版块,他离开之后搜狐对动漫这块就没有原来那么重视,动漫频道也和文化及读书频道进行了合并,结果就一直没有起来了,不像腾讯,腾讯对这块一直都比较重视,所以后来为什么做的比较好也是这个原因。”叶晓东说。

叶晓东在去搜狐之前,和上海的悠嘻猴公司是合作伙伴,他帮他们做品牌策划,主要是通过图书、电子出版物及周边产品,想办法把这些形象推得更火一些,使这个形象更上一个台阶。叶晓东说:“当时他们自己对这块还没有特别清晰的一个规划,但是我对这个形象是十分认可的,后来也和他们市场运营负责人成为了很好的朋友,所以说既然有这样好的的资源我们应该携手把这个形象推到更高的高度上去。”

 

漫画新媒体平台的兴起

叶晓东最早是做编辑出身,后来主要是负责宏观的管理方面工作,包括公司对内的日常运营,以及对外的沟通合作等,所以加入冰翼数字后从事的工作内容也类似,包括宏观的一些运营管理,沟通外联以及政府部门的衔接等。

对于现在漫画平台这么火,叶晓东觉得,最开始大家都是通过纸媒来接触到漫画,之后网络媒体涌现很多,搜狐、网易、还有新浪包括腾讯这些网站媒体都先后成立了动漫频道,但是一直在这块做的不是特别成功。后来漫画垂直门户有妖气出现好了一些,直到手机app特别是漫画app兴起之后,才相当于这个热度被打开了,也就是目前看起来很兴旺的局面。市场包括资本对这个市场都很认可,很多作品从漫画到动画,再到后期影视化,现在看整个态势是比较好的,虽然不可避免有部分虚火的成分,但总体上还是起到了一个积极的促进作用。他还认为:“我相信可能到后期通过市场的磨合发展会越来越好,随着科技的进步,人们的阅读习惯改变,以后可能漫画app之外还有其他的形态,有更适合漫画的表现形式。同时我相信随着科技的发展,促进市场繁荣的话,包括漫画的创作企业,漫画平台,也包括我们这些影视特效制作公司来承制由漫画改编成的影视剧的对应特效部分,只能会说越来越好。”

至于像《漫友》及《知音漫客》这种传统的资深漫画媒体没有抢占先机将对应的漫画app做起来,叶晓东认为可能是有两方面的原因,一方面原因是对传统媒体来说,盈收的模式比较固化,它是通过纸媒、平面出版实现一个盈收,所以对于新媒体新机遇的这种敏锐程度和它会在这个里面投入的成本,是和其他新媒体没法比较的,双方不在一个起跑线上,意识或者决心,以及资金的准备都比不过后来者。第二个,凡是这些新的漫画app都非常年轻,有魄力,敢拼敢闯,更多的接触投资方面的资源,它们也能够很好的整合这些资源,快速决策,这是传统媒体所不具备的,等到想追赶的时候机会都已经错过了。“最简单的例子,为什么共享单车的发起,不会是飞鸽不会是凤凰,不会是永久呢,就是同样的一个道理,按道理来说,他们有足够的生产线,他们有之前积累的良好口碑,但他们做不到。”叶晓东说。

至于为什么漫画家开始往新媒体平台转移,虽然说传统媒体可能给作者稿费结算标准会比较高,但也局限在很小的群体范围之类,很快就被固化下来了,而新的app平台出现,就会让很多之前并不在原来漫画收入圈层里面的这些漫画家有一个出人头地的机会。叶晓东说:“而且你可以看到很多新的漫画app出来的作者,可能是有一定漫画行业的经验,但不是在原来平面漫画媒体上特别红的,但是他又有实力,缺这样的一个机会,很快就能把握住,创作出大家认可的作品,作品被认可以后,有资本方在后面助力,他更看重你的阅读量,点击量,转发量,他更愿意舍得投入资本,这样的话发展速度可能更快,势头更猛,也会带动更多的人进入其中,所以导致新的漫画app兴起以后反而吸引了很多传统漫画平面媒体的收入固化圈层作者涌入到新的媒体中间去了。”这是行业发展的必然的趋势,因为这个平台发展好了,有讲故事的能力了,有阅读量的数据了,就能圈来更多资本的支持,但是平面媒体就缺乏这个能力,决策速度缓慢,也达不到对应的数据量,所以就显得十分被动。

在过去,IP这个概念还不火的时候,叶晓东就有IP意识去改编热门IP。“比如说敖幼祥的《乌龙院》,我们引进漫画的时候,作品反响就十分好,就想把它动画化,但同时也受限于方方面面的原因,成本啊,包括时机啊,当时有给作品做过一小段样片,后来因为各种原因始终没有正式来做,直到去年听说《乌龙院》授权给杭州一家公司开发动画。IP孵化这件事本身来说即使意识很超前,但是时机不成熟,你的意识也无法付诸于实现,举个例子来说,在网站和手机app出现之间,曾经有一段时间比较流行一种电子杂志的媒体形式,其实当时它吸取了很多优秀的互动元素,跳出了平面媒体的局限,加入了音乐音效,flash动画等效果,也包括一些其他的互动性元素,但同时它也受制于科技水平的发展,很快就昙花一现的消失了,直到后来手机app的出现。科技随时都在发展,但是什么时候适合呈现这个技术,也是要看时机的一个结合点,就像IP其实也是一样,我们当时很想把乌龙院的动画做出来,但当时如果制作一部动画的话,成本会很高,根本收不回来。现在腾讯优酷爱奇艺,他们都有动画播出的平台了,动画能够做成类似美剧的周播剧,你可以先做几集,反响不好的话,可以随时砍掉,但是在十年前,你如果做动画连续剧的话,只有上电视台播放,而且必须提前做好全部的内容,那个投入成本就相当大,所以对企业来说都是非常大的压力。”

问到叶晓东对想从事漫画或动漫编辑的年轻人有什么建议时,他说:“对年轻人来说动漫是普遍比较喜欢,有兴趣的,如果说他们也有兴趣投身到漫画这个行业来,不妨尝试一下,能够给出一个建议就是多听多问善于总结,因为现在的发展趋势是越来越快,年轻人静不下心来,不能快速的提高总结自己的话,他会很快跟不上时代的需求,因为我们原来做编辑的时候,那个时候社会发展速度相对慢一些,你有充足的时间去积淀去积累,但是现在的这个速度,是比我们那时候快很多,如果你做不到很快速度的提升自己,或者积累的话,你很快就会难以适应市场的需求,包括你对选题素材的把握,包括你对后续商业的对接,以及包括你对作者的沟通和培育,都无法胜任漫画编辑的相应需求。”

 

冰翼公司的发展现状

冰翼公司的立足之本是影视动特效制作,而且有很强的技术实力支撑,公司的创始人是从美国归来的罗健教授,他在美国工作生活了二十多年,一直从事计算机动画的教育工作,同时还参与指导了多部好莱坞电影的特效制作相关工作,后来回到成都创立了冰翼数字。“我们跟成都另外几家动漫公司还略有差别,因为我们一直以来的主要发展方向是影视动特效制作,同时包含计算机三维动画。目前我们制作接近尾声的院线CG电影,可以看做是冰翼综合技术实力的一个展现。同时我们还承接有很多院线电影、电视剧等的影视特效的制作,自主孵化IP作品与承接影视特效制作,我们实际上是两条腿在来走路。”叶晓东说。

今年冰翼数字将上映一部院线动画电影,是依托于《山海经》内一些上古神兽传说并结合当下时代背景的故事,讲述的是两个年轻女孩误打误撞进入到一个奇特的封闭环境内,和一些上古传说中的神兽遭遇并化敌为友,最后成功返回现实世界的一个奇幻冒险的故事。

据了解,冰翼数字已经有校企合作的成功先例,例如与四川传媒大学主要进行了两个方面的合作:一个方面是人才的推荐培育,每年学校会将应届的毕业生推荐给冰翼,冰翼也会提供一些实习实践的机会,吸纳学生参与制作,提高学生的相关专业水准;另外一个方面是冰翼在进行一些项目制作时,学校也会相应的提供一些辅助配合,如场地使用,演员招募等。

 

成都地区动漫公司的未来

谈到成都地区的动漫公司的发展,叶晓东说:“我们可以把动画和漫画分开来说,先说漫画,随着手机app平台的兴起,例如腾讯或者网易等,整个漫画行业的形式好了很多,很多漫画公司都蓬勃发展,因为随着app的发展,对漫画作品数量的需求也增多了,为了适应市场对量的需求,就是整体行业还在上升的阶段,但是整体还会经过市场的历练,最后出几部大热的作品。动画相对漫画来说作品数量不会特别多,但是19年可能会是成都动画的一个大爆发,包括艾尔平方的《雪孩子》,可可豆的《哪吒》,还有魔法的《凤凰》都是预定档在19年。”他觉得动画电影相对来说经历了一个17年和18年初的一个洗礼,几部国产的原创动画电影跟大家的心理预期都有一定的差距,但是,这也可能让大家更清醒的看到国产动画应该到底是什么样子,这样也会给19年成都做的比较好的动画相对一个客观公正的看待。

说到成都比较有趣的动漫人,叶晓东笑称,成都最有趣的就是奇影的付胜了。“一个医学世家的人,跑去学美术,完了以后自己开动画公司,居然还坚持下来了,所以说这是一件很传奇的事情。按道理来说一个动画公司不赚钱,还能坚持十多年,而且又不在机会多很多的北上广,而是在成都这样一个偏内地的城市,简直太不可思议了,我觉得他能坚持下来有十分传奇的一面在里头。”(完)

编辑:谭小正

编辑助理:宋丰瑞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