付胜: 铁打的营盘 流水的兵

付胜 先生(成都奇影动漫文化有限公司总经理)

编者语:

   认识付胜在2010年底,动客成都年会“找方向”,付胜在会上很坦诚老实,这是我对他第一印象。他是我多年唯一听到说要踏实把加工做好,坚持做下去的人。第二印象是平和踏实。他有一个成都地区行业QQ群,没有以前过多谁谁要整合地区资源这种“野心”或“领导”,交流气氛很自然,跟他本人务实随和的沟通分寸把握很好有关。他平日里也会和同行朋友们在茶楼聚会摆谈,甚至被他开除过的下属创业后也能跟他保持友好,还特热心帮人。付胜的创业故事坦荡有韧劲,野草般生命力支撑着他坚持“活着”。关注真实的行业生态是专业媒体本职,数数我们身边还有几个“付胜”,他们在专注代工,想把代工做大做强。他们中大多数低调隐忍到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什么时候又结束。(相关微博: @奇影科技  @动画付胜

———————————————————

有指引安排

   2000年, 付胜自考进入四川美术学院视觉传达专业。第二年就在重庆一家广告公司兼职,做企业卡通设计,设计一个卡通能赚六百元钱。后来他转专业读了一年美术教育,读了一年环境艺术。到美院第四年,读了三个专业的他还在迷茫自己这辈子该做什么?

   直到一天在校区里偶遇一位美女,尾随别人进了教室。当坐下来才发现是动画专业的课,他尽然认真的听下去,把美女的事忘得一干二净。课后,付胜觉得自己到美院应该是来学动画专业,就选择在动画专业跟读一年,有没有动画专业文凭对他来说无所谓。回想自己初中就对动画喜爱和憧憬,更坚定自己。

   动画学了半年,有一次淘碟在影碟店看到电视正在播动漫节广告,这是2005年第一届中国杭州动漫节宣传片。付胜和当年很多人一样对这届动漫节充满好奇,想去见识一下。

   到了动漫节,付胜意外看到还有一个企业招聘区,有腾讯网易这样大公司。他觉得自己刚学半年,想着进大公司太悬,就在大公司旁边摊位盯上一家小公司:“常熟极速动漫”。过去跟姓赵的负责人攀谈起来,聊得很投机。得知这家IT背景的动画公司刚成立,很缺人。付胜觉得参与一家公司从无到有的发展过程可能会学到很多有用的经验,于是决定到极速动漫上班,这家公司就是现苏州天堂卡通的前身。

   当时”极速动漫”只有几个人,主要是在闪吧招聘来的。付胜跟着其他同事学FLASH,不懂就问,很快就掌握了FLASH的制作方法。公司董事长张德洲经常带付胜出差,出去见不少世面。11月份一次,付胜跟着到四川美院做完招聘再到成都,又到杭州,一回常熟就开始高烧,坚持了三天。最后严重到医院才检查出是阑尾炎,已经发展成腹膜炎,错过手术时机。漂泊他乡的他一个人在医院里面躺了几天后才想起打电话给家人,被当医生的父亲连忙接回四川治疗。

   付胜康复后又回常熟工作了一个月,可家人始终不放心,于是辞职回了家。快2006年的春节,付胜在家接到朋友老田的电话,推荐他去一家动画公司“上海拓梦数码”。这位老田是出差认识的,因为和付胜聊得投机,成了朋友。想要丰富自己动画经验的他认为国内好的动画公司都在江浙上海一带,于是他来到上海。那一年,刚好上海拓梦数码鸿鹰合作,将FLASH技术和传统的动画制作结合起,付胜很快掌握了这种制作方式。没过多久,老板就让付胜负责一个制作部门。但这种负责又没明确授权,让付胜执行上感觉很吃力。在上海漂泊了一年,家里人的担心,和对同事关系淡漠的不适应等原因,付胜选择离开上海再次回到四川。

———————————————————

草创干起来

   大学时就有创业冲动的付胜,心里一直在酝酿。有朋友让他留在上海创业,有朋友叫他到重庆创业。这两个地方,在付胜看来都不合适。他说:“上海创业成本高,节奏快。创作的话,宽松的环境比较重要。读大学时跟动画系主任周宗凯聊过,周是很强的一个人,他提出过垄断市场的概念,他一定能做到,在重庆竞争太激烈了。”

   由于之前付胜在极速动漫的机缘,还出差拜访过成都地区动画公司,有些公司虽然如日中天,但从他们对待客户孤傲,答应的事情随时变卦等等小事,让付胜反而看到了自己的竞争力,以及发展起来的机会。竞争关系上权衡利弊,让他最终选择在成都创业。

   2007年3月,付胜成立鼎鼎堂数码动画工作室,拉了一个同学合作。刚开始就到闪吧发广告接业务。第一笔业务是一家教育公司需要制作课件,以一两百一分钟价格接下来,一个月天天熬夜做了一万八。面对合作的同学经常迟到或不来,付胜说:“不好管理,后面没再拉同学合作,直接在外部招聘。”后来,他也坚决不让自己老婆参与公司工作。

   工作室最早只招到画漫画的人来做课件,付胜边教FLASH边做单。团队有五个人时,他开始觉得完全没有知名度是一个严重问题,分析后,他认为参加比赛拿到奖项是一个提高知名度的不错方案,但是以目前团队的能力铁定拿奖无望,于是天天在网站上物色好作品好人才。当发现在石家庄自由创作人才“王强”时,他感到终于找到合适的伙伴了。但是付胜并没有马上邀请王强加入,而是通过跟他合作一些很小项目,慢慢建立信任度,趁机邀请他到成都来工作。付胜说,“说话算数,项目做完立马结算,让他觉得公司是值得信赖的。”

   2008年随着王强的到来,让付胜决心参加比赛拿个奖。正好有一个MTV的FLASH比赛,付胜分析道:“个人制作FLASH动画,没有条件像团队这样多的资源,投入大点做个精品过去,一定要拿金奖。”最终他的团队如愿拿到金奖和奖金一万元,可在不计代价的制作目的让他已经付出了两三万。

   获奖后果然有了效果,业务开始多起来,付胜这才正式注册奇影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奇影)。北京禹田文化传媒出品的《魔角侦探》第一季也在这时联系到奇影。在要求非常高,价格又不高的情况下,付胜希望自己团队通过这个项目在影视动画方向的能力得到提升,并且跟这样的原创动画公司建立长期的合作关系。毅然决定即使在不赚钱的情况下,也把第一季4集做好。这个项目返修很多,但是大家拿到手的工资却不高,大伙最终顶着压力把项目做完,却成为之后集体辞职的导火索之一。付胜说:“大家感觉你挣了很多钱,没发给大家,吃力不讨好。”

———————————————————

遭集体辞职

   2009年,尝到比赛甜头的付胜后来同时接了三四个比赛项目。其中有个法制税务比赛做完了,付胜不是很满意。心想公司经历了两年多磨合,本来可以做很好的东西,为什么没正常发挥?感觉都是在应付。又突然看到另外一个作品,付胜惊愕了:“哎呀,做得很不错。一看就是我们公司做的。”虽然这作品没写任何署名,但从动作感觉,画面感觉,付胜认定一定是自己团队同事做的。

   付胜回想起最近公司的反常情况,他一走到办公区,大家的电脑屏幕就齐唰唰闪烁。他说:“唯独那段时间气氛不对,开玩笑没反应,公司空气就像凝固了一样,团队气氛很反常。” 付胜喊来“张昊”(化名)了解情况:“这动画是你画的场景吗?一看就是你画的。”他没承认。张昊在原来动画公司解散后带来了两个老同事到奇影工作。张昊平时聪明能干,在内部经常给付胜提建议要如何如何经营。但在付胜看来,这些建议都太浮躁,并不实际,这些路子不符合奇影践踏实地发展的长远计划。虽然理念不大相同,付胜还是继续重用他从管理项目。

   付胜感觉公司要出问题了,后悔之前对大家保持的开放心太态:“以前说过下班可以做私单增加大家收入,还鼓励过。”但他万万没想到,尽然上班的时候做私单,公司本该做好的项目做不好,张昊还拉着同事做私单与公司项目竞争。怪不得自己接的业务不但做不动,还做不好。

   “我是不是被杜鹃挤掉鸟蛋的鸟儿呢?我花精力养育这些小鸟儿,发现根本就是杜鹃。” 付胜说,“过去当制作部经理想都没想过,会利用自己权力把同事拉着跟自己在外面接私单做。我是不能做这种事情的,违背我做人的原则。”

   等找来其他同事一一询问,结果让付胜越想越担心,之前还有员工不断来跟自己谈,让他要重用张昊,觉得张是个人才。付胜认为这个小伙子还很年轻,如果做事情可以为了自己利益而侵占他人利益做事情的话,对以后也没好处,需要给一个教训。付胜开始酝酿开除张昊,有人就私下跟他说:“你现在还不能开除他,如果你开除他,所有人都会走。”而付胜毅然决定开除,找他最后谈话:“这个事情,你做得不对。既然要想自己创业,我是支持的。以后我们就是同行,不是同事了。” 张昊立马给付胜说了软话,说自己确实不对,因为家庭环境不好想尽快挣些钱云云。一听这些话,付胜心软了,最后说再给他一次机会。

   没过几天,付胜到朋友公司聊天,那位公司负责人给他说,张昊这两天在找他投资成立工作室。付胜忽然觉得这人不是一般的厉害,这才下定决心把他开除。付胜现在回想时谈到:“现在这个社会很怪,很多人会去欣赏这种为成事不择手段的人。只要你成功,好像随便用什么方法都可以。但我觉得做事还是需要正能量。”

   开除张昊后,隔了一个多月《魔角侦探》做完,公司同事都按捺不住提出离职,有些跟着张昊创业,有些去了其他公司,最后只剩下一个实习生。这种打击对创业者来说还是晴天霹雳的,起初付胜还想着,《魔角侦探》做完,自己团队搭建也有雏形,再去接其他项目更不在话下。没想到这个时候,人都走了。事业上的失落,付胜在家里也面临着煎熬,公司办了三年多也没怎么赚钱,家里意见很大,父亲不希望自己儿子搞动画。从创业第一年营业规模二十多万,到第三年五十多万。每年的增长还是太少。

   付胜总结自己过去:1,说话不太会画饼,让同事看不到公司未来的愿景。自己希望团队踏实做事情,从来只说一年后的事,他们没体会到,也不会太相信;2,期间鼓励同事做私单是非常错误的,一个团队做事情,心思不能太多。员工为公司找项目,应该给予提成。

———————————————————

冰火两重天

   2009年9月,和离职员工吃完散伙饭的第二天,没想到客户上门了。电话打过来是广东普通话,因为奇影之前做的原创短片放网上被客户看到,想来实地考察一下。付胜懵了,想:“杂办?”

   公司只剩下自己一个人,付胜只能求助同行朋友阿包带来几个学生,又给刚吃完散伙饭的员工挨个打电话求助说:“毕竟在一起奋斗了一两年,再来帮我撑一下门面。”好消息是考察顺利过了。坏消息呢,人家回去后立马发测试过来。找谁做呢?他想到以前接项目的一家公司,由于这家公司刚成立业务不多,付胜经常把做不完的业务交给他们。“这个时候算是用上了。”付胜说,“我把测试业务发给他们,做出来效果只能凑活。我再提修改意见,最后来回修改几次就像那么回事。”

   结果是测试合格。付胜觉得纳闷,当时国内这么多优秀动画公司,实力都比自己强,为什么奇影获得了机会?一次和客户聚餐的机会,付胜问了这个问题。对方并没直接回答,而是说:“我给你发个东西,你看看就明白了!”当付胜看到其他公司的测试片就知道了,这四家中自己是最认真,质量最好的一家。

   这是付胜平时做事的态度,任何一个项目,无论大小,只要他答应下来,都尽全力做到最好。没想到果然有回报,在公司最困难的时候救了公司。他说:“所有人看过这个样片都以为是很普通的片子,没人想到是世界杯的片子。一是时间紧;二是看了样片觉得很普通;对这个项目掉以轻心;都以为做这个项目赚不到钱。而恰恰是这个片子赚到了钱。”

    重新招人成了付胜头等大事。虽然兄弟公司能协助做一部分,平时自己也在做人才积累,现在更是四处积极招聘。恰好成都另一家动画公司要搬到很偏远的地方,有一些员工离职,被付胜招了进来。

    项目一直做到2010年5月,团队恢复到七个人。这时的付胜,内心多了一份坚定。从这第二批同事进来后,工资待遇都有所提升,从最开始一千两千,到后来四五千,还包吃包住。他都尽可能超越成都其他动画公司,希望他们在奇影获得一种长期稳定的发展下去。还给员工买了社保医保,五险。“有同事还觉得你不要买,把买社保的钱给我。”他说,“有些你给他买了,他离职到其他地方就没续买了,就停掉。有些不转过去,重新另买。”付胜很痛心和无奈,想着自己买社保一个月都八九百,遇到这些他还是觉得:“不管你要不要,作为公司负责人,对大家有责任。”

———————————————————

二次的迷茫

   公司一直七八个人,员工来来走走,一度发展到十七个人。2012年,《魔角侦探》第二季又找上了奇影,这次做了十几集。付胜说自己制作一年最后算下来一集亏两万:“我不断给他们提单价,提一次他们又把难度增加一次。”付胜想着项目做上手后,效率会越来越快,实际成本就会降低。他过于乐观,正在熟练的时候,项目终结了。本来希望参与第三季制作,甚至电影制作的想法也泡汤了。

   付胜希望与大家一起挣到钱的愿望很强烈,个别员工最高一个月能做到八千到一万的收入。有些业务做课件,单价很便宜,一天能做几分钟,一分钟一百块钱。由于第一批员工比较理想主义,对客户不重视。第二批员工里,付胜更愿意招务实又有挣钱欲望的人,效率高还自发加班,每个月收入也高。

   由于付胜对第二批员工比较大方,问题又来了。“他们总觉得我赚了很多钱,实际情况是公司没赚多少钱,把项目款大部分都发给大家了。”他说,“我希望看到团队保持积极性,大家又能赚钱,形成良性的积极的发展状态,不断的积累人才。” 但是他万万没想到,人始终是不易满足的。有些刚进公司不久的新人,一个月就能挣六七千,看着自己能拿那么多,心里开始揣测老板一个月能挣多少,还在私下讨论。

   付胜很委屈的说:“我挣钱也是应该的啊,我付出那么多,不累积吗?每个月钱都发完吗?遇到某些项目,做完14集动画把源文件一发过去,就找原因拒绝付尾款的情况。他们不会考虑这些。”付胜也会遇到欠款问题,他认为:“圈子本身不大,要长期做这个行业,还是要讲诚信。大部分我都必须要求预付款,要公平,互相尊重。之前合作出现问题,有些公司找你合作的时候不是想如何一起将事情做好做好,而是把问题像抛包袱一样抛出来不提供足够的协助,全交给乙方,结果造成很多误会,导致无谓的浪费。有些素材完全可以提供,这样才能更快更有效率完成项目,质量也能保证,但就是不提供给你。而我们如果外发项目,一般都会尽可能减少乙方麻烦。”

   2012年,成都游戏公司越来越多,给的待遇也高。第二批员工陆陆续续去了游戏公司,付胜讲: “始终相信我是可以把公司做起来的,给大家提供很好的待遇。但没想到这几年游戏发展迅猛,短时间内很难改善。只有给大家讲动画又在往上走的趋势,希望留下。再给大家涨工资,还是有留下来的。很多人还是觉得做代工是很辛苦的事情。”

   在很多人看来他这种经营方式很傻,但付胜任然坚持按这样的方式去做。他说:“从我内心讲,动画行业不应该是感觉很苦逼的行业,这应该是充满欢乐和无限创意的行业。只要你喜欢,天天都能过得很开心,而且也能赚到钱。虽然我现在还没挣好多钱,未来肯定能。但像这样的团队,越来越少了。”

———————————————————

愿逆流而上

   2014年7月奇影正式搬进200多平商用办公楼里,这是付胜把原来住宅小区办公房卖了贷款买的。导致有半年装修时间他把奇影搬到一间偏僻临街商铺办公,这期间又有一些同事憋不住,不等新办公区装修好就离职了。“之前在小区里办公,公司同事经常被保安拦在门口不准进去,客户也会被拦到外面。”付胜说,“成都这边动画公司形象都很苦逼的。一听动画公司,就是苦逼。一直想改善这个形象。”

   付胜看到成都后起之秀卢恒宇近年这样风生水起,内心很羡慕。看到自己不足,一面改善办公环境,一面开始物色出色总导演和美术总监人选。随着自己对公司管理理念不断成熟,觉得自己很多时候已经忙不过来,需要有更强合作伙伴加入提升团队实力。

   从业17年资深动画人韦永(现任奇影总导演),在今年4月加入奇影。1996年成都大学毕业的韦永,第一批进入上海旭阳动画成都分公司朝阳动画,当年成都单价A级动画才1块3,1块5元一张。而在上海是15元、8元、5元不等。在成都被当廉价劳动力用了一年,又去上海。在上海待了两年能挣七八千一月。1999年跳槽到上海宏广动画, 2000年杭州动画,2003年杭州中南卡通,后又到神秘动画,常州宏梦卡通。2007年苏州士奥动画。丰富职业生涯的韦永在和朋友创业一年失利后,一天在QQ群里问:“有没有动画公司需要导演的?”付胜马上蹦出来说:“我们公司需要导演,你可以来试下。”两人见面聊天后,觉得各方面理念,公司发展目标契合。

   韦永说:“那时候跳槽不是因为哪个地方多给你一点钱,因为职业上的改变,想往更高层次发展。如果你在一家公司做得比较好,很可能你在这个职务上一直做到最后,他不会轻易让你往上面跳。比如你做原画画得很好,你突然跳到做导演的话,对他们来说其实是一种损失,没有人能补你漏洞了。公司员工流失是无法避免的,主创人员会保持下来,这是公司最根本的东西。”

   愿意跟奇影一起成长的韦永,从江浙前沿回到成都被问及落差大不?他说:“没有本事又要求那么高价格,在动画界是靠本事吃饭的,不是靠吹牛。付胜理念,跟我们是同步的。我们希望今后把公司做好。让员工和公司有一个共同成长。我是制作执行的角色,认为以客户满意度为准是最重要的。”两人一起共事了几个月,韦永对付胜的评价:“开朗,自恋,有点理想,他敢想敢做。

   2006年成都理工大学广播影视学院动画毕业的王瀚(现任奇影美术总监)。之前在腾讯平台上刊登漫画作品,后来人气不高没再创作。闲在家待得太无聊,想跟大家一起工作快乐。网上找工作时看到以前记录几次想应聘而没成功的企业:奇影。王瀚说:“人不是挣多少钱,要干自己喜欢的,每天过得充实,就够了。我很容易满足的。”

   这次有了回复,应聘时付胜问他:“你来这里,要求是什么?”王瀚说:“没什么,只要公司和睦,工资多少无所谓。” 进奇影开始让他画人设和场景,一个星期左右把软件熟悉了,又开始画漫画。有一次说动画同事说需要人手问他:“你会做动画,你来帮个忙吧。”这一帮,总导演很满意,让继续画。用王瀚的话说:一入动画,深似海啊。

   王瀚对付胜评价:“看他样子感觉挺不靠谱的。刚开始觉得他面相挺和善的。挺谈得来很好玩样子,感觉上班会很轻松,现在天天加班。工作中他有点抠小细节,其实客户那边通得过的。他的野心很大,想做到国内顶尖的动画制作。”

   现在付胜招聘员工,对那些进动画公司之前对动画行业有一定了解,知道动画很辛苦,但仍然愿意投身这个行业当中的人印象会很好。那种作品很弱,但对动画非常有热情也会给他机会。那种作品很强,觉得自己很不错又比较自负也会用。“比较欣赏做事能沉下心来踏实谦虚,有一定目标的这种人。”他说,“我们公司人才储备还是薄弱,今年应聘的人很多,长远发展还是要跟动漫院校加强合作。”

   今年付胜还头一次上北京拜访了自己五六家客户,有些客户以前都是网络沟通,付胜面都没见过。这一次看到北京的动画公司基本在做动画电影,都有投资进入,更强烈感受跟成都环境差别。付胜感叹说:“成都地区动漫公司还要多加强沟通。”(完)

2 条评论

  1. 看了,觉得很不错的介绍呐。感觉毕业以后很久没做动画了:C。只在2007一2008年做了2年,当时在公司把2个人的动画组发展成20人的动画部。从动画,原画,一直做到总导演,项目经理,可是最后还是离开了这一行。太累,嫌钱太少。大概离开这一行都是这样子的原因吧。:)

  2. 很敬佩能一直坚持下来的动画人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